一直在路上

? ? ? 现在的生活,或许颓废或许又回到了那个忧郁的样子,但忧郁只是享受自己的世界罢了,伤和痛、累与泪、高兴或幸福都只是一点点回流到自己心里,话语说不清楚的、不想说的只是罢了。

? ? ? 现在慢慢的喜欢上了两件事,旅游和做菜,自己认为活了20 几年,一直没有兴趣和爱好,现在慢慢的觉得喜欢上了这两件事。理由很简单,旅游是一直在路上,我享受一个人呆呆的望着窗外,想着自己脑海里的故事,和各处的美丽景色,可是没有好的文笔,一一的把这些故事记下来。较与存钱旅行我更喜欢说走就走的旅行;而做菜呢, 更简单了,这事只是让我觉得心思的沉淀,沉淀到每道菜里,虽然厨艺不怎样,但做的都是我想做的。也许这是种悲哀,如果有人能理解。

? ? ? 很希翼时间能过快一点,渐渐觉得,在学校的时间很折磨,因为时间流走了,留给我一堆肉肉;

? ? ?临近清明,人们纷纷往家里赶,农民工、学生等挤满了车站,排队买票的人站满了大厅,我晚上10点到车站,想买凌晨2点从恒州到斯里村的票,可这一天车站工作人员的效率明显很低,排了两个多小时,前面依旧人满为患,按道理清明节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啊,没办法,我只好离开车站,前往恒州车开往斯里的路口,因为听同村的伙伴说,晚上1点有一辆开往斯里的黑车(面包车),于是我在路口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看到前面开来了一辆车,可不是面包车,是一辆大巴,大巴前写作恒州——安庄(比斯里村远),车上一个乘客都没有,车上的售票员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问我,“小伙子要去哪啊?”,“斯里”,“上车吧,大家车到安庄”。因为时间比较急,我也没想太多就上了车,同我一起上车的还有一位衣服都是泥垢的农民工,可能是太累了,上车没多久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时,车子停靠在路边,车上的人都不见了,我四处巡视,突然司机和售票员拿了一瓶水回来了,售票员把水递给我:“来,小伙子,喝点水吧,还有挺长一段路;”

“谢谢”我接过水随势看了看手表,已是2点30分了;那位衣服满是泥垢的农民工已经下了车;

? ? ? 车继续向前走,我望着窗外,天边零星的点缀着几颗星星,本想在途中看看书的,可奈何司机把车内的灯关了;回斯里的路我走过无数便,可不知为何今天感觉很陌生,或许是太久没回来了,城市建设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也没有细想。我打了打哈欠,或许是太累 了,我又睡着了;

? ? ?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男孩低着头。我起身看了看车内,发现应经坐满了乘客,我心想清明回家的人还真是多啊。我转向小男孩,问道:“小朋友,你是哪里的。”小男孩答:“安庄的。”“那你爸爸妈妈呢?”小男孩没说话,继续低这头,发出了丝丝小声的抽泣声,我问怎么了,小男孩还是没回答,于是我便不再往下问。过了不久,小男孩说:“哥哥,我还能回到安庄么?”我顿了顿,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小男孩说:“我不知道路怎么走,售票员阿姨说我只有知道哪里是安庄才能回到安庄。”我安慰小男孩:“放心吧,会到的,不要怕!”小男孩看着我没说话,点了点头后,又低下了头。

车上的乘客陆续的下了车,很奇怪的是在每个乘客下车时售票员都会问:“你确定是这个地方么?”得到了乘客肯定的回答后,司机才打开门让乘客下车。我看着窗外下车的乘客消失在夜幕中,回想了小男孩与售票员的话,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但也不敢往下想,于是我换了个座位,带着耳机,闭着眼睛想着斯里每一寸土地、每一棵花草树木和每一个儿时的玩伴;或许真是太久没回去了,不知道村口那棵大树是否还在,以前夏天时总是和小伙伴们爬到树上乘凉,不知道李丹怎么样了,小时候不懂事将他从大树上推下来,害他住了三个月院,爸爸妈妈亲自上门道歉赔了5万块才算了事,但还没来得急跟他说声对不起,后面他妈妈就带着他离开了斯里,想想也有十年了,不知道他是否还好,是否还会回斯里;还有小月,小时候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她的一袭白裙让我喜欢上了她,每次路过她家时,都会往她家里看看,看看她是否在家里,可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听说她去了外地。突然间眼眶湿润了,眼泪不停的在眼里打转,小时候的玩伴大多都离开了斯里;每年春节回斯里,斯里以前的年30是最热闹的夜晚,家家户户都等待12点的到来,然后去放烟花庆祝,绚丽的烟火就像大家最青春的年华,可如今,斯里的年30安静了许多,更别说其他时候了;此时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朦朦胧胧中,我看到小男孩下了车。

现在,车里又只剩售票员、司机和我了,我擦了擦湿润的眼眶,起身问售票员:“阿姨你好,什么时候到斯里啊?”售票员反问我:“你不知道斯里在哪么?”我愣了愣:“天太黑,我不清楚路。”售票员回到:“那应该还没到,不用急,会到的!”听了售票员的回答,我不禁又打了个冷颤,我走到售票员临近的座位问道:“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斯里在哪呢,还有刚下车的小男孩说他要回安庄,他都下车了,为什么斯里还没到?”售票员惊愕的看着我,问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她说:“其实你应经死了,大家这辆是灵车,负责接送死去的灵魂回到他们的故土。”“我不相信。”售票员递给了我一份报纸,报纸头条上写着:水泥车与面包车相撞,造成10死2伤;发生地点就在恒州通往斯里的路上。我渐渐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况;

凌晨12多,我在路口等待开往斯里的那辆面包车,半个小时后终于等到了,可车上居然载了8个乘客,但没办法,为了能赶快回家,我还是上了车,可在路途中,与一辆水泥车相撞,面包车里的乘客与司机都死了。死后的我又上了灵车;

售票员告诉我,死去的人都会失去当时的记忆,只会记得自己要到的地方,但不记得路怎么走,一旦选择下车,如果地方不对,就会一直在上车下车不停的轮回着。所以小男孩才会问我他能不能回到安庄,售票员才会问乘客确不确定在这里下车;明白这一切的我泪水已经打湿了脸颊;

但是我没有选择下车,因为我觉得自己记得的事情很多,我知道路怎么走,记得当时的情景,我想等那个小男孩亲自送他回家。

人生有很多遗憾的事,遗憾没有向李丹说声对不起;遗憾当时没有跟喜欢的女孩子说声我喜欢你;遗憾没有珍惜;遗憾选择了黑车;可终究这些遗憾都会随着我的逝去而逝去,我一直在路上,做着我能做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生有两次冲动,一次是为了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是为了说走就走的旅行。因为工作关系走完了大半个中国,就剩厦门,台湾,...
    加傻瓜阅读 588评论 12赞 7
  • 又见昆仑山 —— 细细回想我这半生,到过很多地方, 走过很多路,更是遇见过好多好多的人 第一次近见昆仑山,是十六岁...
    shufan书凡阅读 118评论 0赞 0
  •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是描绘一幅草原上的优美画卷,这是放牧人经常可以看到的常景,但大家也不...
    不曾沉默阅读 164评论 0赞 3
  • 趁着清明的三天假,何不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呢? 相约苏州,遇见苏州未知的美。 【观前街】 观前街大概是游人必去...
    一叶知秋秋何在阅读 450评论 0赞 5
  • 一年前,登山家离开迪拜的那个晚上,我问他最浪漫的爱情是什么样的。他说serendipity,缘份天注定。当时,这辈...
    小济南阅读 229评论 0赞 0
  • 前两天小姨给我发了条微信,问我过年回不回去,我说不回去,三姨:你外公病了你知道么?我:外公生病的时候我都是有时间就...
    最爱颠茄小F阅读 120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