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 ? 临别前,高然对小夏说:你一定要找个靠谱的人呀。反反复复三遍,坐在电瓶车后面的姑凉开头听时无语,第三遍时倔强的蹦出一句“偏不”。高然哑然笑了,有些尴尬:你这是要和我作对吗?

? ? ?已经是六月末了,整个城市依旧是青翠欲滴的,海风吹来,凉爽的不像夏天,的确也没有夏天。

PART1

? ? ? ?初识高然是在夏天,没有什么罗曼蒂克的开场白,倒有一堆好狗血可饮。朋友的朋友聚会上,看对眼了吧,于是两只单身狗就凑在一起了。如同所有情侣的开场一样,丛林里的漫步,影片院里的影片,一起做饭吃饭……似乎这样的温暖在所有远离家乡和亲人的孤独城市周而复始的发生着,只不过有的找对了,长长久久幸福美满;有的则走散了,再也不曾相见。

? ? ? ?小夏也是这么想的,高然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

? ? ? 小夏记得高然说:“真想养一条狗哇,这样下班的时候,房间里就不会我一个人了”。那个时候的小夏还在大三,住校,也不习惯情侣间没完没了的腻一起。听到这时沉默了,有点心疼又有点忧伤。狗终究没有买,高然不会有精力照看它,小夏更不可能。倒是小夏的朋友阿勋买了一只小哈巴狗。

? ? ? ? 阿勋是小夏大学同学,嫌弃学校的住宿环境,再加上有了女朋友阿彩,于是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住。阿勋很有能力,大一大二就特折腾的跑业务,到大三水到渠成的代理了K省有名的片区网点服务,自己翻新了店面做代理老板,学费生活费自理,顺便竟也招个兼职啥的,学校片区的学生也连带着赚个零花钱,人缘好的也是不要不要的了。女朋友阿彩是H省的比阿勋大一届毕业,实在忍受不了异地,毕业后也正好到阿勋这里了,两个人互帮互助,颇有夫唱妇随的感觉。

? ? ? 早先他们租房子时,小夏可开心了,隔三差五去蹭饭,谁让阿彩有一手的好厨艺呢,顺便煽风点火的问阿勋:这么贤良的美女子,准备什么时候求婚呀……求你娶了阿彩吧。往往这时,阿勋白小夏一眼:这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住你嘴啦?阿彩则呵呵笑着:小夏你是该多吃点啦,看你那小胳膊瘦的跟竹竿似的。小夏抿嘴一笑,似乎有种家的味道。

? ? ? ? 饭也不是白吃的,小夏不是月老但也差不多是大半个和事老了。异性相吸的道理在小夏这里完全是行不通的,明明是阿勋的朋友,倒是和阿彩更掏心。美食不可辜负,人心亦然。于是在阿勋和阿彩爱情长跑的道路上,小夏也差不多共同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有时候小夏也感慨唏嘘,自己爱情的小船都维护不好,倒是可以在别人的巨轮上出奇地保驾护航。

PART2

? ? ? ? ?比如高然。高然是小夏初恋。

? ? ? ? 认识高然前,小夏第一次发现世界上居然可以有这么一个人那么照顾自己,因为一向都是自己照顾别人的。说也奇怪,两个性情相近的人应该可以更好相处吧?事实恰恰是相反的,在高然身上小夏的任性和坏脾气岂止是暴露无疑。有时候小夏回想一下,觉得自己也挺不可思议的啊,因为从来没有对身边的朋友,包括家人这样过。比如无端因为心情不好发脾气,或者意见不和,脱口而出的“大家没法沟通”。可笑的是初入爱河时的小夏还一直很纳闷,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会吵架呢?事实证明给你看只要你想是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的啊。

? ? ? 高然是执意小夏和自己住的,这样的要求提了很多次。小夏不愿意,她觉得学校很好呀,朋友很多呀,当然也是有私心的,而且总觉得没有阿彩那么洒脱和勇敢。可是高然讲下班时,真不想回到空落落的屋子。小夏的内心也很纠结,始终也不愿意去面对。这样的矛盾持续到放暑假,彻底的爆发了,高然近乎是超级失落的和小夏摊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很难走下去。小夏很伤心,觉得高然其实是需要陪伴才需要爱情的吧,或许他并不是爱自己。而自己呢?自然也是同样的自私和贪婪,既想死守着自己的那份原则,又舍不得那份初相识的开心。爱情果真不是纯粹的,是需要等价交换的,好比两个人过独木桥,你在这头,我在那头,既然都不肯将就,那就生拉硬拽的扯着吧。

? ? ? ?虽然话好像是这么说,可是事实并不全是如此的。尤其是回想起当初小夏还在新校区时,高然只要下了班,就跑到汽车客运站,坐晚班的车,颠簸几个小时到这个郊区的学校,只为了见一面小夏,第二天早上又要赶回去上中午的班。于是小夏早上五点多从宿舍收拾停当,顶着宿舍其他姑娘早晨被吵醒的烦躁,着急去送高然回城里上班。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日子随着热恋时的那份热情一并冷却后,两个人都很奇怪,当时哪里来的时间和精力。就像小夏生气时的冷战,高然似乎也渐渐的不去在意了。不过恋爱毕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吧,高然也很惊讶小夏的改变,比如不在刁钻,说话刻薄,愿意陪她去做一些他想做的事情,比如去陪他见他的朋友,比如有一个周末,盆里堆着的脏衣服都已经洗好了。那一次,高然看着挂在阳台上衣服,突然间从背后抱着小夏说:夏夏,以后你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谢谢你。还有一次高然过生日时还在加班,那天已经很累了,走到小区时,居然发现小夏捧着蛋糕在那里……似乎甜蜜的回忆都停留在初相识的那段。明明那时的距离是那么远,却有停不下的思念与依恋,如今距离近了,却渐渐的被各种琐碎的争执与冷战变成无法逾越的鸿沟。

PART3

? ? ? ? ?毫无因由的,两人分开了。其实只是之前一次冷战的无限制拉长罢了,如小夏预期的那样,高然并没有来表示和解或其他,只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小夏再也没有主动联系高然。这样道不明说不清楚的坚持连小夏都不知道为什么,甚至都不愿意去回想初衷。

? ? ? ? ?直到夏至的前两天,而那段似断非断的感情已经过去了近一年半。在一个听完朋友A忧伤无比的情感倾诉的晚上,小夏各种劝慰和开导,送完泪眼婆娑的A回到住处,踏着一地皎洁的月光,心头蓦然的涌上高然。翻开手机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拨通了,奇怪的是高然居然是很开心的说:你竟然和我打电话啦。那种语气最像不过吵架的那晚,小夏余怒未消,委屈满满时,听到他讲他在哪里和一群朋友K歌时的快乐一样。而这已经是一年半了,当时的感觉似乎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在双方各自平静的叙述中,有一些奇怪的情绪伴随着,不知道是喜是乐。

? ? ? ? ?于是约了见面,是高然生日后一天,听说高然没有怎么过生日,小夏特意定了一个蛋糕提着去,朋友A听说了,阴阳怪气的打趣:“呦,见老情人咯?记得穿的漂亮点啊,啧啧~夏夏!”小夏不说话,拎拳上去。

? ? ?再见面,小夏突然觉得不知道讲什么好,比起电话里的对答自如,空气里一不小心就拧满了尴尬。高然一个人,依旧是那副清清爽爽的样子。似乎白了很多,小夏心里想。他依旧是很体贴的接了小夏手中提着的重物——蛋糕,眼睛闪了闪,却只说了一句:我昨天的生日诶。等上菜的阶段,还好有足够多的好奇可以填满这段空隙,一顿饭吃得算是愉快而满足。小夏听高然讲工作越来越忙啦,最近一直在加薪呢,听他讲有一个好哥们要结婚了,听他讲自己相亲的奇葩经历也跟着笑出来声。然后,高然看着小夏说:“你呢?”

? ? ? ? 小夏看着高然认真的样子,有些心慌,却带着些调皮的笑着说“你猜?” ?

? ? ? ? 高然歪歪头也跟着笑了,末了,却添了一句,“我辞职了,要回家了,还好你约我约的早……”

? ? ? ?小夏心里咯噔一下,手里的果汁差点没撒掉。嘴里重复着:“哦,是嘛……这么巧。”眼神却早已游移,刚好看到高然盘子里的布丁,本是一颗精致的心型,可能因为店里温度高,也可能聊天太尽兴,早已软软踏踏化得不成样子。于是顺势垂下眼睑,说:“这家的布丁真好吃,你的要化了。”

? ? ? ? …………

PART4

? ? ? ?“到了”,高然果真还是带她来到了这个地方——市区的一处海边,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 ? ? 已经是夜晚了,天空墨蓝墨蓝的,远远的海岸线还是什么?小夏一直也没弄清楚。莹莹碎碎的灯光一闪一闪,与海呢或者天?连成一片,哗哗的海浪声,一阵紧跟一阵。

? ? ? 海风吹得有些凉,小夏抱起了胳膊,突然又想起了很久前高然讲的那个笑话:一对情侣去爬山看日出,凌晨到山顶时好冷好冷,姑凉抱起胳膊,男的看了一眼,说:你冷吗?姑凉看着男生单薄的衣衫,笑笑说“我不冷”,然后男生就来了句:“那能不能把你的外套脱给我?”于是,小夏看着高然穿的白T恤就笑了。

? ? ? ? 小夏问:“你冷吗?”高然看了小夏一眼,先是说“这儿是有点凉”,后面醒悟似的也跟着笑了。

? ? ? ? ? 沉寂了片刻,小夏问:“什么时候决定走的?”

? ? ? ? ? ?高然挠挠头:“上周了。”

? ? ? ? ? ?“为什么?”

? ? ? ? ?“……工作压力太大了,家里也一直的催着回去”

? ? ? ? ?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 ? ? ? ? ?“是的。明天的机票。”

? ? ? ? ?“那挺好的吧。”此时此刻,小夏自己也不清楚是在对高然讲还是对自己说。

? ? ? ? ?高然刚好背过身接电话“嗯嗯,好的……好的……很快就回去了”

? ? ? ? “朋友电话……对啦,你刚刚说什么?”挂了电话的高然凑过来。

? ? ? ? ?“要回去了吗?”小夏心里蓦地一紧。

? ? ? ?“嗯”。高然答的心不在焉,手机屏幕亮了暗。抬头瞬间似乎看到小夏凝紧的眉头,或许是错觉,但那双大大的眼睛里确实是写满了不舍吗?

? ? ? 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抬起手摸了摸小夏的头,但也或许胳膊太沉重——并没有。

? ? 只知道,直到他走,小夏离开或许没有……夏至……再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 ? ? ? ?也许整个夏天都是这样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