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之名

大家觉得世界不公,非要跟他抗争,钻进一个牛角尖里不出来,殊不知牛角尖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大家不能在一起,但我永远爱你。
如果一开始就看见真相,连美好都不曾有过。

我有个梦想,想找个姑娘。

正文:

我叫猪悟能,这名字是一个叫观音的女人给我起的,她还送我一个诅咒,说什么我会变成所有异性的梦中情人。

哈哈哈哈,我当时并没有笑,毕竟是诅咒,应该表现得难过一点。

回到家里我笑到抽搐,这是诅咒吗,这不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吗。

来到镜子前,我镇定下来,憋住笑,嘴角却不由自主地上扬,鼻涕从朝天猪鼻子流进香肠嘴里,这会是所有异性的梦中情人,那是不是以后女人都会认为,长成猪一样的男人才好看,丑才是好看的,我再次忍不住笑起来。

我没有做任何打扮,呼扇两只肥厚的耳朵走出门外。

之前我是很害怕让女人看见我这幅猪样的,每次出门都变身为帅哥的模样泡妞,这一次我挺起胸脯子,大踏步走在那些女人的面前。

她们见到我时应该像见到明星一样,大喊帅哥,想扑上来抱着我,却又不好意思,十指相扣放在锁骨前,拖住因为花痴掉下的下巴,扭着屁股,我太喜欢这姿势了,如果我抛去媚眼,她们还会瞬间脸红。

当然也有那种不敢明目张胆看我的女生,与我擦肩而过后,偷偷回头,只要我不回头看她,她会驻足盯着我伟岸的背影,目送我离开。

男人看见我一定十分嫉妒,他们会趁我不注意将我绑架到小胡同里,胖揍一顿,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无法解除他们心中的嫉妒,甚至要剥下我的脸皮,做成面具,放在他们的脸上。

想到这我竟然有些后怕。

这时我才注意到,路上的女人,甚至男人无一例外的看见我便撒腿就跑,还大喊着,猪妖!

第一次来到高老庄时,便是这个情形,我拿出九齿钉耙正准备除妖,没想到他们说的是我自己。

观音骗了我,狗屁的梦中情人。

本来那女人坐在莲花之上,闭着眼,我举起九齿钉耙时,她有些慌了,赶紧做个暂停的手势,问我何事。

有些慌张,有些害怕,还有些厌恶,这是看见梦中情人该有的表情吗,她一定是骗我。

我并没放下钉耙,举在半空中问她,诅咒为何一点效果也没有,但凡她的答案有一点不满意,我这钉耙就不长眼睛了。

她说莫急,这才下的诅咒,还没到晚上,梦中情人,得做梦才行。

仔细想想,她说的还很有道理,我放下钉耙,问她需几日,她说三日左右,也许更久,但总有一天诅咒会灵验,在我走时,她还小声嘟囔着善哉善哉。

当佛的是不是都如此矫情,给人下诅咒,还说什么善哉,若不是这诅咒我喜欢,真想耙花她那张面涂了十层粉的脸。

夜里我做个梦,在一个广场上,并排站着数不清的美女,等待着我选择最美的那一个,每一个都各有千秋,让我不知该如何选择,这梦不是第一次做,但唯有这一次让我觉得特别真实。

如观音所说,此时我已经走进所有美女的梦境,并成为她们的情人,做着情人该做的事。

选着选着我竟在人群中看见观音,她拿起小瓶子中的树叶一挥,只见所有的美女都变成母猪的模样,向我扑来,把我从梦中惊醒。

观音一定是在骗我,否则她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出于警惕,我把自己打扮成帅哥的模样后才出门。

高老庄里,女人们在广场聚成一堆,她们讨论昨晚的梦。

“太神奇了,我竟然在梦里爱上了一头猪!”

“那猪还是挺可爱的,会用鼻子吹泡泡。”

“什么时候我觉得猪好看啦?这不是我呀!”

“我记得我说我想吃猪蹄,他当时就把自己的手剁下来,扔进锅里煮起来!”

“我相公要是对我这么好,我肯定不会喜欢那猪!”

“你们这是噩梦啊!一定是昨天那只猪妖干的好事!”

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所有的女人都盯着他反思他的话。

紧接着在广场边上有人惨叫,又把所有女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只见一人右手握住左手腕,像开香槟一样晃着没有手的手臂,从碗口向外滋血,左手躺在面前的桌子上。

“相公??!”

刚刚说她相公要是能对她这么好的女人赶紧跑过去,断手男拿起桌子上的手说,给你猪蹄。

你说巧不巧,刚好我的变身术到了结束时间,身后有个女人大喊猪妖两字,下一秒广场上便空无一人。

骗子,都是骗子。

刚刚她们还在说自己爱上猪,觉得猪对她们有多好,见到我却像见鬼一样。

我注定是人们无法接受的样子,无论在她们心里是如何体贴可人。

远处渐渐变得嘈杂,像是刚刚离开的人们又跑回来,还夹杂着哼哼的叫声,我抬头一看,无数只母猪冲向我,如同梦里的情景,紧跟在她们后面的是刚刚离开的人们,她们奋力的奔跑,想要抓住前面的母猪。

人们没能跑过猪,他们最终停在广场的周围,不敢靠近,任凭那些母猪堆在我的身上,不停的蹭来蹭去,做平时在树旁瘙痒的动作。

我闭上眼,原来这才是观音说的诅咒,母猪也是异性。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又恢复平静,我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位老者拄着拐杖。

“你醒了。”

“有事吗?”

“我想请你做大家庄的种猪,帮大家的母猪传种接代。”

我笑了,他竟然用这种方式侮辱我,我也不想长成猪样,就算长得丑,就可以随意的蔑视吗。

“你叫无能吧,我帮你实现人生价值,多好,从此你就是本庄的猪王,拥有所有母猪的交配权,饲料想吃多少都管够,给你盖个最好的猪圈,带星空的那种,院子里有游泳池,十二时辰热水,可洗澡可游泳,你看如何?”

老者继续说着,我依然没理他。

是啊,名字带着诅咒,长相带着诅咒,就连爱情都被诅咒,到底还有什么是诅咒?

我因为面子放弃了猪王,可是我不当猪王我还能做什么?我的价值就仅仅是做猪王吗?

我开始怀疑前半生的追求,难道下半辈子还是为一个根本找不到的女人而活着?

走出高老庄时,我被一个女人叫住。

“悟能,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你为何找我?难道你不怕我?”

“我不怕,你带我回家吧!”

我凑上去闻闻她的气味,本以为她是观音变的,来忽悠我,没想到她真的是人。

她叫高翠兰,是村长的女儿,她说前不久被一帮匪徒劫色,堵在一个小胡同里,如何呼救都无济于事,却突然见到一头猪拿着钉耙,吓走三个匪徒,那时她因为害怕赶紧跑掉,没能记住我的模样,昨晚梦见我,终于记起,今日听说我出现在广场,便来找我。

我毫不犹豫的背起她,开心跑回家,后面很多人喊着猪妖抓走了翠兰姑娘,他们无非是想让我回头罢了。

那日,我梦想成真,找到一个真心喜欢我的女人。

我给她倒洗脚水,挖出地里的土豆,打死扰睡的蚊子,我不知道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如果她要吃猪蹄,我想我也会把手剁下来给她炖。

翠兰并没有多美貌,相貌平平,却越看越好看,甚至比我梦里的美女还好看,我问自己这是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她喜欢我?

她睡的很安稳,我坐得远远的看着她,我害怕她梦到我会惊醒,如果我在她面前,一定会吓得晕过去。

按照翠兰的描述,因为我的一个不经意,吓走匪徒,做件好事,然后她便喜欢上我,我从未想过不经意做的事,竟能圆了我的梦。

我想,翠兰定是我今生的唯一。

第二日清晨,大家被门外的喊叫声吵醒。

“猪妖,把高小姐还给大家!”

打开门我差点被太阳晃瞎眼睛,定睛一看是个和尚,脑门子倍儿亮。

“阿弥陀佛,请问高小姐在吗?”

“我在。”

翠兰站到我身边回答他,就在那一瞬间嗖的一声翠兰不见了,我环顾四周寻找她,却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法师,就是他,昨天我让他当种猪,帮他实现人生价值,他不愿意,给脸不要脸,还把我女儿抢走了!”

和尚身边出现一位老者,就是昨日在广场上侮辱我的老者。

“施主,不用担心,我大徒弟已把高小姐送回家中。”和尚说。

“你是谁?那是我媳妇,凭什么你把她送走?”

我拎起钉耙,照着和尚刺眼的脑门子挥去,咣哴一声,金光火花一闪,一根金棍挡在他面前。

“师父,我回来了。”

“阿尼陀佛,若你晚回来半秒钟,你就要一个人去天竺,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然后拿一本你根本都看不懂的书,这不是你想要的吧?”

“不是…”

“那下次快点,磨磨唧唧的不是好猴,你看这猪就磨磨唧唧的,要打架还楞在这,这就不是好猪,知道不?”

这怎么突然出现一只猴子,都是谁呀,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抢走我媳妇不说,还在我面前逼逼些完全听不懂的东西,真以为老子是吃素的嘛。

我转动钉耙的把,将钉耙齿冲着猴子的脸,顺着他的棒子向下滑,这一招速度很快,那猴子根本没反应过来,九个齿就来到他面前,眼看他的脸要被钉耙刮下。

哼哼,等收拾完你,我定把我的翠兰找回来。

“猴子,你最近火大啊,把你的毛都烤乱了,看这猪对你多好,要给你梳一梳,这就叫真爱,我看你以前的什么紫霞啊,白晶晶啊还不如这只猪。”和尚又说。

“师父说的对,师父先去休息休息吧!”

猴子扭头看我,我这才发现他一脸无奈,让他的毛都卷在一起,这一扭头差点把我的钉耙带走。

我左手将钉耙上提,右手向下压,这招表面上看好像我又举起钉耙,猴子果然上当,随着我举起金棒子,没想到裤裆被我钉耙的另一头击中。

可是他并没有扔下棍子捂住裤裆,他只是低头看看,竟然笑了。

“呆子,你知不知道我有金刚不坏之身,我可是齐天大圣啊!”

“管你几天花生!”

我松开钉耙,附身下蹲,夺门而出,串到猴子身后,抓住钉耙把,从猴子裤裆里往外拽,九齿划过裤裆的滋味要来了,金刚不坏之身也会怕我这一招的。

果然猴子把棍子往地上一杵,想挡住钉耙,向上一跃,躲过一劫。

我抡起钉耙乘胜追击,猴子落在地上,这时钉耙也到他面前,就在要挨上的一瞬间,翠兰出现在我面前,猴子不见了,这一下把翠兰直接击晕倒地,满脸是血。

“翠兰!翠兰!”

我大喊着,她父亲也跑过来跪在地上,盯着翠兰不敢相信。

“悟能…这是我给你的手镯…”

翠兰睁开眼,似乎再用最后的一口气说话,我接过手镯,翠兰便闭上眼睛,怎么也摇不醒。

老婆被我打死了,老者想捡起我的钉耙,看样子是要打死我,可他没能捡起来,只好捡起石子向我扔来,不停地骂着。

我没理会他,默默地戴上手镯,抱起翠兰,走进屋子。

“呆子,这就是你的软肋!”

是猴子的声音,就在我胸前,低头看,我抱着的不是翠兰,竟是那只猴子,他正捏着一根卷毛挑逗着我的下巴。

气死我了,我把他扔出去,想捡起钉耙,没想到手镯变成一团绳子将我五花大绑,像个捆肘子一样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师父,他服了!”

“我不服!”我说。

“你看,人家不服,武力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要以德服人,还是让为师来感化他吧,你且退下,见到为师有危险时,记得赶快冲上来。”

猴子揉揉太阳穴,蹲在一边,把脸上的无奈都揉到头发上。

和尚送走庄里的人,坐在我一旁,说什么他会把我松绑,但是不要伤害他,也不能伤害别人,否则他的徒弟花生会过来揍我之类的。

我完全听不进去,他坐在一旁一直说,猴子在一旁一直揪自己头发,一个时辰的功夫掉了一地黄毛,头快秃了。

不知我的翠兰现在如何,她在做什么,如果时间能停留在昨晚该多好,想到她睡在我的床上,我就感觉心里好暖。

“猪,你是不是想妹子呢?”

我突然被和尚说的妹子两个字吸引过去,他的头在傍晚下已经没那么刺眼了。

“你看你满脸淫笑,你说你有什么出息,就不能梦想远大一点吗?”

“如何才能远大?我就想有个媳妇,不打光棍,就这么难吗?”

“我给你出个主意,立马远大起来,你跟着我取经,完事呢我跟如来说一声,就说你取经有功,给你封个佛,别说一个媳妇,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你这种有内涵的呀!”

“我已经受了观音的诅咒,所有的异性都会喜欢我!”

和尚愣了,那表情感觉和我听到观音告诉我这个诅咒时一样,吃惊,这不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吗?不过这诅咒在我身上,他应该是吃惊加嫉妒。

“那好吧,大家走了,悟空,别挠头了,有那么多虱子吗!”

“师父你一张嘴,我就觉得满脑袋虱子。”

“你啥意思?你是说我一嘴的虱子吗?说话还喷你一脑袋吗?你这猴子最近有点飘啊。”

两人说着就走出百丈,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样。

“等等!”

“猴子你看,他想通了。”

和尚说完这话我又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跟我去取经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有八件事不能做,简称八戒,你有问题吗,八戒。”

“我没说要跟你取经,把我松开!”

“八戒,你有些皮哦,看来你是想等着母猪天天过来伺候你,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悟空,去叫高员外把母猪放出来!”

后来和尚给我讲,我上辈子就帅得很,名叫天蓬元帅,我抬头看看天棚,上面挂着一个圆圆的馒头,并不帅,却把我看饿了。

他说上辈子就因为很多妹子喜欢我,连月宫的嫦娥姐姐都喜欢我,那可是玉帝的女人啊,玉帝不满把我贬下凡间,变成这副猪样。

和尚说了那么多,总结下来就一句话,大家觉得世界不公,非要跟他抗争,钻进一个牛角尖里不出来,殊不知牛角尖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最终我没能说过那和尚,想松绑,就要跟他去天竺,否则就要躺在这里当个捆肘子,每天都有一群母猪来我身上撒野,我还动弹不得,无法还手。

还有八件事不能做,我也没记住是哪八件事不能做,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做,那和尚怕我忘了,就直接叫我八戒,总比“无能”这带着诅咒的名字强很多。

临走那一日,高员外,翠兰的父亲,给和尚送上盘缠,站在他身后的女人们痛哭流涕,好像她们集体丧偶的感觉,高员外说他们没出息,不就是一头猪吗。

令我失望的是,那些人中没有翠兰。

我一直相信爱情,也想要拥有爱情,可那一刻,我似乎对爱情失去幻想,也不再希望。

人,总要有成长,不是吗。

从此以后,我的名字叫猪八戒,我叫和尚一声师父,猴子成了我的大师兄,大家去天竺取一本书回来。

对此我很不解,有一次我问猴哥:

“为什么师父非要拉着我去天竺?”

“因为你会引怪。”

“引怪?”

“观音不是给你下了个诅咒吗,异性都会喜欢你,这一路上还有个除妖的业绩要完成,需要消灭九九八十一只怪物,才能拿到那本书,全天下也没那么多怪物啊,所以让你来,就是能吸引怪物过来打大家。”

猴哥第一次说这么句多话,说的他自己脑袋都疼,这让我觉得自己似乎有了价值。

“为啥还有业绩?”

“为啥干活干的好给奖金?”

“那你呢?师父为啥要带着你?”

“我是打怪的。”

“那师父呢?”

“拿书的。”

我又一次觉得自己被骗。

不过在我知道真相之前,我觉得都是美好的,就像我之前变成帅哥去泡美女一样,直到当她们知道我是猪时,才会觉得被骗,变得气愤。

如果一开始就看见真相,我是一头猪,她们就会跑的远远的,连美好都不曾有过。

我经常会记起翠兰睡在我家的那晚,一个单人床,只睡着她一个人,我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她。

翠兰慢慢变成我心灵的寄托,这份爱已经不可能,但我会把她永远藏在心里。

“呆子,你又流口水了!”

“哼哼,老毛病了,饿了就流口水。”

“你不是饿,是想你媳妇呢,大家走的那天,她在后面跟了很远。”

“什么?怎么不早告诉我?”

说着我便收拾行李拿起钉耙,准备回去找翠兰,可是猴哥后来说的话,让我把翠兰永远埋在心里。

他说:既然启程,何必回头。

翠兰,大家不能在一起,但我永远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