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一个回答

我认得他,亦如他认得我。这本就不同寻常。

他深吸了一口气,手指烦躁地抬起两下,最终是把视线从放着香烟的抽屉里拿开了。“她不喜欢我抽烟的”,他自顾自地说着。“哦”,我应对性地回复,自己心不在焉地玩弄这自己的心不在焉。这并不是病句,而实在是避无可避的无聊。

这是一个奇怪的场景,两个完全不相关的家伙偏偏竟独处着驴唇马嘴地闲聊。如果不是要保持形象,我一定会学着卓别林专注而又好奇地说一声“strange”。

怪异。不过,我也不是很在乎。不知从多久前起,我就事事都得过且过了。

还是说说我的拍档。这家伙人模狗样,镜片后总有一闪而逝的算计的神色。一副典型的腐败精英嘴脸。爱好是炫耀与他山无棱天地合的女票。

果然,腐败精英不会是单身汪。

噫。旁边就一个小伙伴,用不用这么高冷地用冰冷的狗粮胡乱地挑起人民内部矛盾啊!

当这家伙又在炫耀要送出的礼物时,我优雅体面地称赞了他一番,暖男深情云云,这家伙竟然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要不是我读书多,一定教教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不是你品种选的好,而是狗粮喂的多。

不过那个龙猫风铃还真是深得我心,腐败精英品味还是不错的。

然后跟我显摆来显摆去,好气哦。

不过,玩闹归玩闹,我终究还是祝福他的。

再说,他这点道行,还不是需要我的谆谆教诲。

别看我这样,可也经历过一场盛大的。。。单相思。远远地看着有情人终成眷属,那可是真正的一万点伤害。

唉,感觉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连那个男人的样子都记不清了。

可怎么稍微一想起,眼泪就决堤了呢?

“怎么了?”,一恋傻三年的家伙显然被吓到了,手足无撮地问我。

我嫌弃地摆摆手,示意他快起开,我可没空理他。

太难受了,心酸到要呕吐。即使我早已记不起悲伤的理由。

耳旁响起了钢琴的旋律,不知名的曲子。莫名的熟悉,仿佛从往事深处飘来。恬然又忧伤的旋律,我偷偷假装这是为我而奏,就这样惫倦地睡去。

黑白琴键旁遗落宽沿的礼帽,海风乌云中隐约鸥鸟的鸣叫。藏入怀中镂空花纹金色的怀表,安眠于昼晓,谁在祈祷永恒的怀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们,真的,很般配呢。”笑起的样子,却愈发的不像玩笑。他没有反驳,只是笑着看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声音都来始变怪。 ...
    白羊橙子阅读 190评论 0赞 0
  • 图/网络1. 我一特好的朋友D,晚上约我一起撸串儿,两瓶酒下肚,D郁闷的和我说,他十几年的一个哥们最近做的事情让他...
    戴存在阅读 3,492评论 6赞 1
  • 已经20多天未上班了,这在我几乎唯有。病房里独有的气氛让我每天带着心理上本能的逃避和对病友的歉意做完治疗即匆匆离去...
    安懿源阅读 95评论 0赞 1
  • 看长线 在本书中,编辑引用了相关研究结果,指出,股市的长期的市盈率,基本维持在十六倍左右。高于三十倍都是不正常的。...
    王增利阅读 44评论 0赞 0
  • 小杨是一家卖LV豪侈品商场的售货员,小于来到小刘的店里看中了一个包,可是这包要一万多,有点贵又有点舍不得花那么多钱...
    7161df22b4e8阅读 57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