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迁的蜗牛

乔迁是在第二次搬家,也就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开始养蜗牛的。

她还记得那次搬进的房子是在老城区,斑驳的墙皮偶有几只爬山虎覆盖,开始发黄的叶子,铁窗棱都是锈迹,窗子落满灰尘,透进模糊的光线,狭窄的楼梯蜿蜒,忽高忽低,有些已被踩踏出了钢筋,磨得油亮,三楼新换的防盗门在昏暗的楼道间突兀的矗立着,不忘吱呀一阵乱叫。

“到了”乔迁妈妈说,“这是大家的新家了,恭喜乔迁。”乔迁妈妈蹲下来给乔迁一个大大的拥抱,紧紧地,紧的乔迁一阵胸闷。“妈,额,我想看看房间。”乔迁挣开妈妈,放下书包,走进这个新家。

乔迁的名字就是因为妈妈怀她的时候从姥姥家偏房搬到新家,为了庆祝,爸爸给她起的。其实最开始搬的这个新家只是姥爷家周边空地盖起来的小屋。乔迁爸爸妈妈高中好上的,当时乔迁爸爸学习挺好的,可想结婚,就没考大学。乔迁爸爸家里穷,但就想供养个大学生,以后出人头地。为这事乔迁爸爸家把他赶出来,什么也没让拿,结婚照上都乔迁爸爸穿的老爷的新衬衫。。

多年后当乔迁和爸爸去医院看生病的爷爷时,奶奶就当着乔迁父女的面开始埋怨爷爷。乔迁还记得小时候看一起玩的小孩都有奶奶,也向爸爸哭闹着要,乔迁爸爸就把她丢在地上说,“你爷爷奶奶不要我了。”乔迁就抽噎着站起来,牵起爸爸的手,含糊地说:“大家回家吧。”那是乔迁第一次搬家,搬出了姥姥的菜园子,住进了新的砖房。

乔迁爸爸被赶出家的那几年,全家,包括两个姑姑,把精力都投入到了小乔迁爸爸六岁的小叔身上。这个小叔也真是很争气,考上了大学,离家挺远,一年回来一次,毕了业,找了工作,却很少回来,过年的时候给家里寄点东西和钱。当乔迁家后来和爷爷家开始走动的时候,乔迁的姑姑们说这个小叔,在外地找个了官家小姐,还解决了工作。那姑娘觉得小叔是个勤奋的人,有前途,但就是觉得小叔家里穷,好多年都不愿意回来一趟。不过,后来小叔工作稳定,挣得也多了,乔迁爸爸也给爷爷奶奶盖了新房,姑姑说小叔有空了要带全家回来看看。可是,乔迁对姑姑陌生对小叔也不了解,但是看着爸爸听到这消息时高兴的样,也就觉得高兴了。

乔迁把每个屋子都转了一遍,屋子只有厕所翻新了下,安了个马桶。剩下的两间卧室和厨房跟这栋楼一样,都是老旧样子,泛黄的墙壁,只有中间还算透明的窗玻璃,以及潮湿的霉味。

乔迁和妈妈就住下了,乔迁住哪间阴面的小卧室,乔迁妈妈住那间阳面的大卧室,两个房间是对着的,但当她们各自回屋后,都喜欢把门关上。乔迁带了书包,行李箱放了几件换洗衣服,其他的床单,窗帘什么的,乔迁妈妈都准备好了。乔迁妈妈跟爸爸吵了几次架,就出来租房住。乔迁爸爸这几年做生意挣了钱,想到自己爸爸生病,老家房子也旧了,要给爷爷盖新房。乔迁妈妈就因为乔迁爸爸被赶出来的事,心里过不去坎,跟乔迁爸爸吵。乔迁爸爸也回乡下给爷爷奶奶盖房子去了。

乔迁边收拾东西边想妈妈还是要回家去的,窗外午后慵懒的阳光。乔迁听到妈妈变哼歌边收拾东西,就跑了出去。乔迁搬家但是没有转学,还有一个多月要小升初了,没必要转学了,虽然乔迁还不知道新家到学校怎么走。乔迁走到楼后面,有几个小孩在玩跳绳,看到乔迁就用陌生的眼神打量她。乔迁也就没上前,就坐在墙根下到处张望。背阴处总是伴随着暗绿的青苔,用手一按软软的,有些地方甚至能挤出水来,用力撕扯青苔就会带下一点砖削。乔迁突然觉得这很有趣,就不在看小孩子了。太阳转了方向,小孩子们也跑得远一点的树荫下了。乔迁就一片一片的撤青苔,带下红色的砖粉,直到她看到了一只蜗牛,她觉得把这只蜗牛放在自己那个也有点背阴的房间里,陪她做个伴也很好。

就这样,乔迁捡了只蜗牛就养起来了。那个暑假,乔迁用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装着蜗牛,骑着自行车在这两个家奔跑。

乔迁爸妈做生意,分家没分生意,每天还是两个人一起忙,早出晚归,却谁也没说什么时候住到一起。乔迁都是睡到中午,洗漱完,锁好门,骑车到原来的奶奶家吃饭。乔迁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呆着,跟蜗牛玩,看它们慢吞吞的爬,吃东西,触角一伸一缩的。乔迁都是吃过晚饭才回家,开始还想着见了爸爸才走,但是他回来的太晚。后来乔迁才知道爸爸是先骑摩托把妈妈送到家再回来的。之后乔迁就催着奶奶早点吃晚饭,再骑着车带着蜗牛回家等他们。

乔迁的蜗牛没有挺过冬天,乔迁还不知道怎么让蜗牛过冬,最后塑料盒里,只剩下空壳。乔迁伤心了很久,暗暗发誓等下个夏天要捡更多蜗牛。乔迁妈妈没有等到冬天过完就跟乔迁爸爸和好了。乔迁爸爸也过来住了。乔迁爷爷家虽然里市区不太远,何况乔迁爸爸有了摩托,但是住在乔迁妈妈租的地方,虽然破旧,却也方便。这也是乔迁妈妈搬出来不再姥姥家附近住的原因。

一晚,乔迁爸爸喝了点酒,对着乔迁妈妈红着眼圈说,他已经辜负了两个老人的希翼,为了不在辜负乔迁你们娘俩,就拼命地挣钱,让你俩过上好日子。现在,小弟不回家,大姐和小妹也还在农村呢,之前老爷子又病了,想着自己过的好也不能忘了他们,毕竟是一家人。乔迁妈妈听完,把爸爸杯中剩下的白酒喝完,说,你想怎么干,听你的。乔迁知道以后蜗牛就可以陪她一起等爸妈回家了。

乔迁每到夏天就盼着快点下雨,她好在花池边,墙角,公园之类的地方捡到蜗牛。她就这样捡了几个夏天,她家里到夏天房间阴暗的角落里,就有很多瓶子装着蜗牛。那几年也是乔迁爸爸妈妈最忙的几年,他们逐渐把往省城做,有时候出门也是连着几天,还好乔迁有蜗牛的陪伴。乔迁夏天捡到的蜗牛在冬天也能有几只过冬了,甚至也有些生了小蜗牛。她已经很会养蜗牛了。

乔迁升高中那年,家里买了房子,她自己也有房间了。跟爸爸去省城玩的时候看到宠物店里有卖的大大的白玉蜗牛,毫不犹豫就买了回来。放在自己的小屋里,不用在担心谁会不小心踩到,自己照顾起来也方便,而且这种蜗牛也好养。

乔迁妈妈没事就说乔迁别总自己玩,也出去跟同学朋友逛逛。乔迁挺好的说好。乔迁在学校里远比在家里活泼,说说笑笑吵吵闹闹。但还是没带那个朋友回来看蜗牛。

乔迁后来没再养蜗牛。乔迁有次放学回家,想着洗洗蜗牛,就放在水池边,有一个装小蜗牛的盒子翻到了水池里,碎了一片。乔迁妈妈听到声音跑过来看了一眼,就到卫生间吐了。乔迁妈妈安排好妈妈收拾好蜗牛后,听见妈妈喊她。乔迁听到妈妈说她能有弟弟或妹妹了,却一点也惊奇,却也没什么高兴地,就是没什么太大感觉。她看着剩下的几只大蜗牛,想着损失掉的一盒小蜗牛却也没什么感觉了。

乔迁有妹妹后就不养蜗牛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