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勃勃的小说家


最近有点入坑,推理小说,停不下来了。

说实话,这不是我风格。

所以,我必须搞点正论出来,就为了说明我做的事是对的!

这就开始。


推理小说,好处非常明显。

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和一个接着一个的线索和证据,任何读者在这样的指引下都会觉得有点停不下来。

也就是说,让所有人都沉迷于推理小说的原因,主要就是两个:有吸引力的故事结构,连续情节的设计。

故事的结构指的是大的框架,其中包括每个人物给人最直观的外在性格和大的事件发展,及情感基调和要表达的某种理念。

而情节的设计就是其中一个接着一个的小的场景、线索,人物的动作、对话等等,是真正的故事的载体。如果没有情节,就根本谈不上故事。

但事实上,那些伟大的推理作品,全都不仅仅是情节的排列组合。

把情节安排好,就能够吸引人了,然而最终每个读者都会有一个终极问题等在那:我为什么要读这本书?

哪怕仅仅是娱乐,也是一种高于情节的东西,是在小说写就之前就确定好的:我要让你快乐,让你感受到书中所有人物的快乐;我要让你找到一中真是生活中没有的刺激感;我要让你笑着流泪……

这些就是情感基调。

伟大的作品,全都包含着这些东西。

除了情感基调的选择,还有小说世界的信仰的塑造。这种信仰就是小说的发展动力。

举几个例子,《克莱茵壶》讲的是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关系。随着科技的发展,到底应该如何去认识真实与虚拟?这是个问题。

《消失的13级台阶》,讲的其实是仇恨和惩罚的故事。不管有多少起凶杀案,都会有凶手,凶手都会有一个动机,这些东西对每一个人来说不一样。出于不同的动机,他们就应该受到不同的惩罚。然而对于法律来说,要考虑的不仅是惩罚坏人,还有保护好人。

在《龙纹身的女孩》里,变态杀人狂对女性实施了残忍可怕的凌辱。但实际上他讲的是一种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不平等,“凭什么”的问题。有钱人,聚集在一个小岛上的富豪们,他们的女儿,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那么一个穿鼻环的,涂黑色口红的所谓问题少女,就应该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吗?

《我的名字叫红》里面也有一个受害者,他是个画家,杀他的人是谁?可以说是他的一个同僚,但事实上,真正把他逼向死亡的那一步的,是艺术的发展本身。

好的推理故事,和其他的没有凶杀案,没有恐怖场景,没有一环套一环的推理线索的故事是一样的,都需要情感和信仰,就像装进一个漂亮的袋子里。这个袋子就是故事要表达的精神内核。罪恶与惩罚,爱和善良,虚拟与现实,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等等。

再去看其他类型的小说,比如爱情小说,伦理小说,回忆录小说……所有类别的小说,是不是也是这样。

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虽然讲了个爱情故事,但表达了一些心理学的问题:为什么有些人就是活不下去。

《洛丽塔》说的是,在那个时代背景之下,法国人对未长成的少女的迷恋,一方面表达了爱情的平等观,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不管你有多爱一个人,都不应该绑架他的一生。

《发条橙》,讲的是一个人会变老的故事。

如此来看,这个漂亮的袋子是一定要有的,单纯线索和证据的排列组合是没有灵魂的,既没办法跟现实世界产生任何联通,也不能让读者有足够的共鸣。

所以大家说在读推理小说的时候,不仅是在感受那种背后冒冷汗的恐惧刺激,和解谜时的快感,找到真相太让人开心了。大家还必须要看到,在连续的故事线索之中,隐藏着一些深层的东西。

那如此大家反推回来,推理小说不是为了让大家找到真相,而是通过一种更加好玩,更加有感染力的方式,让大家看到,编辑想表达的那一种深度的高层次的理念。这些理念,恐怕在爱情小说里很难表达的出来,温柔甜蜜的男女互动,会让很多有那么一点点尖锐的概念显得有些突兀。自传小说里难以有那种激动人心的冲击力和爆发力,读者认识中,那厚厚的壳子,是没办法被打开的。

那么如此来看,推理小说还是原来你认为的推理小说吗?

推理小说,可不仅仅是猎奇!

写它的人,个个都勃勃野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