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今天有感触的一个事,有一个产妇和家属来签字,因为不管是剖还是顺,都有风险,必须要说明清楚了,然后签字,然后他的家属特别不耐烦,说说明啥呀,别说明啦,快签吧,(我猜想他们不知道孩子性别所以还想赶紧知道么),下午手术,还没到点时,就来问,还没到啊,产妇插了尿管疼得不行了,其实插尿管还好,不会那么疼的,

然后终于到时间了,我就推车子去接她,因为要拿着病历和药一起进去,我就说,你们电梯口稍微一等,我去拿药,大家科室在四楼,手术室在二楼,然后我就飞奔去护士站拿药,耽误了大概两三分钟,电梯口没有人了[发呆],没办法,从楼梯下去,他们已经把病人送进手术室了,我说,没带病历和药怎么就走了啊。然后就给送进去就回办公室了

再过了一大会,科室的大老师被叫去了,再后来在门诊的主任也被叫去手术室了,后来看记录才知道,孩子是个巨大儿,9斤6两,从妈妈子宫里出来时又把子宫多撑开了3厘米,整个子宫也撑得很大,出了很多血,大家有些束手无策,常规用了一支止血的药物,又硬缝起来了。

从手术室回来后,那支药物属于自费药物,要找家属签字,我就去了,进了病房,(一个病房一般两张床,人多的话再在中间加一张)就发现,好多人啊,满满的站个半个屋,大家都喜气洋洋欢天喜地的,我说孩子比较大,子宫收缩不好,用了一只药物属于自费药,要签个字,家属啥也没说,立马就签了,态度也很好,旁边还有个年纪大点的男的一直仔细端详着小孩

回到办公室,我问老师,是不是个男孩啊,老师说是的,顿时心里想法挺多,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