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夏(二)

1

整个夏天,我都爱着一个名叫张小夏的女生。下雨天爱,晴天也爱。

为此,我曾喝下两瓶啤酒,要知道,我向来喝一瓶的时候,便已不省人事。可悲的是,我竟然回忆不起半点关于张小夏细节。

似是黄昏,又或者清晨,我对她说,张小夏,你做我女朋友吧。

印象中,应该是一种动听的声音,请原谅,我是真的想不起来,张小夏究竟说了什么。

可我就是爱了,尽管我曾这样说过,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关于张小夏,我很快就推翻了这个结论。

哦,对了,我印象中,我信誓旦旦地对张小夏说,我爱你。张小夏却鄙夷的答道,这是一个烂大街的词语。

为此,我又喝掉了两瓶啤酒,终于想到的反驳的理由,我对张小夏说,“我爱你”这三个字在我这里具有神圣性。既然我说出了口,自然便不会对他人说。

张小夏好像这样说道:“切……”

接下来,我好像一句话也没说。

2

整个秋天,我都爱着一个名叫张小夏的女生,叶子落得时候想到的是她,风吹着的时候,想的还是她。

不过在老刘的培养下,我的酒量开始突飞猛进。凡是我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老刘总是回复,喝喝。

从啤酒到白酒,老刘果真是女中俊杰,凡是我提到张小夏的时候,老刘给我的回复也是,管她呢,喝喝。

终于有次老刘把我激怒了,当时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

“哎,你说哥们的运气怎么这么背呢?”

“啥叫背?”

“背就是指,爱上了一个姑娘。”

“哦,你那不叫爱”

“那你说,我这叫啥?”

“你那叫做自虐”

“你放屁”

“切”老刘端起了面前的杯子。“有本事,别在这吹牛逼,你把张小夏指给我看啊”

我心里的火腾地就被激起了,我话也没说,抱了个囫囵瓶,喝完就走。

那边,老刘好像说了一句,“幼稚。”

……

据说最后老刘是在路边的绿化带里找到我的,她对我说,当时我跪在地上吐得稀里哗啦,眼泪不是眼泪,鼻涕不是鼻涕。

后来,我对她说,“你他妈别有事没事就找老子喝酒。”

3

整个冬天,我都爱着一个名叫张小夏的姑娘,下雪的时候爱,不下雪的时候,心里早已是八尺雪意。

我开始爱上一个人行走在无人的街道,尤其是他妈下着雪的时候,我已不再找老刘喝酒,我听说那厮过得很好。可我依然爱着一个名叫张小夏的姑娘。我学会了独自饮酒,独自走上长长的街道,顺便看看公园里的老人,然后写点歪诗,比如,张小夏,等来年我租下一大块土地,种上一亩葡萄,半亩丁香。

他妈的,我就像个老人一样度过了整个冬天,整个冬天,我都在想着另一个名叫张小夏的姑娘。

4

整个春天,我都喜欢着一个名叫张小夏的姑娘。

我说,张小夏,做我女朋友可好。

张小夏说,好呀。

我说,张小夏,我爱你,可好。

张小夏说,好呀。

后来,张小夏说,大家分手可好。

我说,为什么呀。

她说,天空高远,我想知道天空究竟有多蓝,现在知道了。

接下来,草长莺飞。

接下来,柳絮像雪一样落满了整个人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