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

时光机、

越来越觉得飞机是个特别神奇的东西,多像时光机。当它穿越不同时区的那一刻,不就相当于带着飞机上的大家回到一个已经过去的时间点,或者跨过了一个没有过的时间。

在一个不到一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蜷缩超过十个小时,旁边来往总是陌生的人,聊着那些你听不懂的事情,甚至有些说着你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仿佛一切的与外界隔绝,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里。在这里,除了空爷爷空奶奶们,也没有人会打扰你冥想,也没有人会阻止你沉浸在你自己的世界里。

即使是这样的来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里,大家依旧无法改变那些在另一个时空里已经发生过的事,也没有办法逃避在即将到来的时空里将要发生的事情。还是那句,成长就是以一种积极的方式,承担你该承担的后果,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暂时的离开和休息,只是为了更好的面对。没什么应该不应该,发生了,就面对,就承担。

味道、

这次回来总觉的这个城市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当我走出飞机的那一刻,呼吸到属于这个城市特有的空气,我才会真的觉得,到家了,而不是geographically的到了。甚至不同的小区都有它特殊的气味,姥姥家是一种,自己家又是一种,大马路上,又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味道。我也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描述他们的区别,一种熟悉的感觉,一种和不同回忆的特定搭配,而已。

可能下次回来的时候,街上又会多很多你没见过的公交牌,还是会那么多完全没听过的广告,曾经熟悉的地方可能又要被改建的乌七八糟,但是只要那种味道没有变,心也就不会变了吧。

Symbol、

每到岁末的时候,感慨总是会格外的多。感慨这一年的得失也好,感慨自己这一年的改变也好,感慨时间飞逝也好,总是在不停感慨。爸爸妈妈单位一到年终就要写年终总结,作为学生的大家也会拿到自己努力半年的判定结果。一个人三到四个月的所创造的价值毕竟也不是一张纸,几个数字,还是一份总结就可以代表的。究竟做了多少,得到了多少,也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罢了。

现在我总会有一种this year will never end的感觉,将要错过加拿大的圣诞,也将要错过国内的除夕。拉一大群朋友围着圣诞树扯淡也好,一家人一起其乐融融的围着电视看春晚吃饺子也好,这些近些年被吐槽的愈发严重的形式化的东西,对我来说说还是蛮重要的。他们到底是不是个冰冷的形式,就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心境。就像上一个圣诞不管有多少人在闹腾,我最在乎的朋友都在伸手就能触碰到的地方;就像春晚不管多无聊,我总是会看的,可能不是从头到尾的一直盯着电视,只是和至亲至爱的人嗑着瓜子说说笑笑。没了这些所谓的“形式”,就算日历上那个冰冷的数字又在个位上增大了一位,在心里还是没有把一年真正的画上一个句号。

老外总喜欢make new year resolution。也没什么牛逼的新年目标,就一点:好好听课。that's it,or let's say try to concentrate more than last year。不想明年期末的时候再感慨自己通宵复习是因为平时就没听过课,不想出成绩的时候再埋怨自己didn't try hard enough。making suck a judgement for myself just sounds too "loser".

加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