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疯子交给疯子,《龙纹身的女孩》(下)

调查工作让莎兰德和布隆维斯特共用一套房子,他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更像是一个老男人和一个未成年的问题少女,而他们并没有证明不是在同居。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在一起的可能,但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布隆维斯特对莎兰德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而莎兰德也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默默的观察着眼前这个男人,和如今的自己。

布隆维斯特发现,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能用极快的速度阅读重要文件,总结出来的东西准确程度让人瞠目。同时,这个姑娘可能是全瑞典最利害的黑客。

但她有她的问题。

莎兰德不仅有信息瘾,还有少年罪犯的道德与伦理观。

然而,他们并没有时间去认真思考彼此之间的关系,因为事件的发展速度极快,攻击布隆维斯特的人,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一篇名为《背叛诽谤的记着藏身于此》的诋毁报道,正在赫德史塔快速传播,文章用拼凑出来的片面信息炮制出一个卑鄙的混蛋,他正在这个纯洁的地方计划不为人知的密谋。

接着,常到家里做客的猫被杀了。

门廊上躺着一具半烧焦的猫尸,猫的脚和头都被砍下,身体被剥了皮,内脏也被取出,丢弃在看似用火烤过的身体旁边。猫头完好无缺,放在莎兰德的摩托车坐垫上,他认出正是那只红棕色的猫。

这么做无疑是在对调查进行进一步的阻挠,有人在威胁布隆和莎兰德。

但此人在做这件拿手事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

莎兰德明确指出海莉之死与连环杀人案有关,而连环案的主要特征,其一是信仰,其二是动物献祭。

凶手已经见识到了布隆和莎兰德这对好搭档的利害。他要开始真正的反击,至此,正义与邪恶将展开新一轮的决斗。

布隆发现海莉生前研读《圣经》的次经部分,并且把一系列凶杀案串联起来。

布隆怀疑,海莉之死可能源自信仰相关的某些部分,也可能,和莎兰德一样,是在追查着什么。总之,她恐怕惹上了点什么麻烦。

在出门跑步后,布隆收到了一轮恐怖袭击。

和莎兰德预测不同,不是纵火,而是枪击。

布隆维斯特受伤了,头部被子弹碎片和水泥块划伤不停流血。接着是第二枪,布隆决定主动撤离,对方尾随其后,一共发了6枪,并且没人进行巡查,仿佛听到枪声是理所当然。

他再次开始怀疑每一个人,他们仿佛都是无辜的,也都像是在伪造不在场证明。

莎兰德将门口的死猫与连环案联系到一起,他们顺着线索来到范耶尔家的墓穴,杀猫人的工具还留在这里,房间里弥漫着尸体的味道。

大家要找的是个彻底的疯子。你想想,这样做风险多大?晚上还有散步的人来来往往,穿过墓园的路是连接海泽比南北的主要通道,就算关上门,猫也一定会大叫大闹,还会有焚烧的味道。

接下来的调查中,西西莉亚的妹妹阿妮塔出现了,她就像姐姐的复制品,出现在海莉失踪当日,造成了一种西西莉亚几乎出现在每一张照片的错觉。

接着死于1956年的戈弗里成了莎兰德追索的对象,他像极了连环案的凶手,但连环案最后的一次案发,在1966年春天。

布隆怀疑马丁,戈弗里的儿子。海莉在死前看到了他,而且……

“随时都有女人失踪,没有人在乎。我和父亲不同,我丝毫不留痕迹。不过他也很聪明,让受害者遍布瑞典。”——马丁

这一段,真的让我心痛。

但大家有另一个疯子,她叫莎兰德。

“你喜欢痛吗,变态?”

《龙纹身的女孩》讲的是一个疯子的故事。

有些疯子必须在法律的监视之下过着非正常的生活,因此他们必须用自己的方式来应对一切。

但有些疯子,被彻底养育成了变态,长久的为祸世间。

在故事接近尾声的时候,疯子莎兰德和疯子马丁面对面站着,他们开车奔上马路,其中一个死了。

马丁的死,被报道成意外,却应该解读为自杀。

这就描绘出一个黑暗背景下的寓言式的故事:这世界由不同的疯子组成,但变态杀人的疯子,不会有好下场。

然而这毕竟不是寓言,这个故事的背景颜色足够恐怖。

海莉有一个变态杀人狂父亲,这位父亲教导自己的儿子,如何变成和自己一样具有操控别人生命的能力的坏蛋。那么他的女儿能有什么好的下场?她又能回报多少善良…

布隆不是个缺乏情感的空壳,他深深地感到痛苦,仿佛每一个受害人承受的痛苦都镂刻在自己的身上,包括海莉。莎兰德也不是一面只能反射黑暗的镜子。

黑暗被隐藏得很深,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抱有不同的目的,而其中的绝大多数,根本就没能力面对眼前的一切。

调查者必须有所隐瞒,以便温柔。

他们决定把马丁干的丑事都盖住,但莎兰德建议,要给予受害者家属足够的补偿。

这几乎就等于让坏人逍遥法外。

但至少,编辑斯蒂格.拉森恐怕和布隆维斯特有着类似的善良,在故事的结尾,他把一个健康精明的海莉还给范耶尔,卷起的一场关于老朋友温纳斯壮的媒体风暴,帮助布隆维斯特获得应得的平反,也让大家的女疯子,莎兰德,第一次品尝到了爱情,哪怕他们根本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