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心面包18》布考斯基

法兰克喜欢飞机。他把有关一战的通俗杂志都借给了我。《空中管家》是最棒的。斯帕德搭配福克的高级空对空技术也不错。我读了所有故事。我不欣赏德国每次的战败方式,但除了这一点,德国是最棒的。

我喜欢去法兰克家借书和还书。他的母亲穿着很高的高跟鞋,有一双很靓的腿。她双腿交叉地坐着,裙子被撩得很高。法兰克的父亲则坐在另一条椅子上。他的父母总是喝酒。他的父亲在一战时期曾是一名飞行员,出了事故。有一只手臂里用金属线代替了骨头。他拿一份养老金。但他还好。大家每次去他都跟大家说话。

“在干什么,小子们?怎么样了?”

然后大家一起去看空中表演。很大型的一次。法兰克拿着一份地图,大家打算搭便车去。我怀疑大家永远也到达不了空中表演地点了,但是法兰克说大家可以。他父亲给了大家零钱。

大家拿着地图跑到大街上,马上就搭到了车。司机是个老家伙,嘴唇湿答答的,他不断用舌头舔他的嘴唇,他穿着花格衬衫,扣子直扣到领口。他没有打领带。他长着奇怪的眉毛,眉毛蜷曲着伸进他的眼睛里。

“我叫丹尼尔。”他说。

法兰克说,“这是亨利。我是法兰克。”

丹尼尔开着车。然后他拿出一根好彩香烟点燃。

“你们住在家里吗?”

“是的。”法兰克说。

“是。”我说。

丹尼尔的香烟也被嘴唇沾湿了。他在信号灯处停下车。

“我昨天在海岸,有一对情侣在桥墩下被抓了。警察把他们抓进了监狱。一个正给另一个口交。这他妈关警察什么事儿?这让我很不爽。”

信号灯变了,丹尼尔继续发车。

“你们说这蠢不蠢?警察不准别人口交?”

大家没有回答。

“好吧,”丹尼尔说,“你们觉得情侣有权利好好口交吗?”

“我觉得有。”法兰克说。

“是啊。”我说。

“你们要去哪儿?”丹尼尔问道。

“空中表演。”法兰克回答。

“啊,空中表演啊!我喜欢空中表演!我说,你们让我跟你们一块儿去,我就把你们带到那儿。”

大家没有回答。

“那么,怎么样?”

“好吧。”法兰克回答。

法兰克的父亲给了大家门票钱和路费,但大家打算靠搭车省下路费。

“也许你们更想去游泳。”丹尼尔说。

“不,”法兰克说,“大家想看空中表演。”

“游泳有趣多了。大家可以比赛。我知道一个地方大家可以单独玩。我永远都不会去桥墩下。”

“大家想看空中表演。”法兰克说。

“好吧,”丹尼尔说,“大家去空中表演。”


大家到达空中表演停车场,大家下车,丹尼尔正在锁车,法兰克大喊,“跑!”

大家跑到入口,丹尼尔就看着大家跑远。

嗨!你们这些小变态!回来!回来!

大家继续跑。

“老天,”法兰克说,“那个杂种疯了!”

大家跑到入口附近。

我要抓住你们!

大家付钱进去。表演还没有开始,但是很多人已经到场。

“大家躲到大看台下面他就找不到大家了。”法兰克说。

大看台是用木板零时搭建起来供人们坐的。大家跑到下面。大家看到两个家伙站在大看台下面的中央抬头看什么。他们大概13、14岁,比大家大两到三岁。

“他们在看什么?”我问。

“大家去看看。”法兰克说。

大家走过去。其中一个看到大家走过来。

“喂,废物,滚出去!”

“你们在看什么?”法兰克问。

“我说了废物赶快滚出去!”

“啊,见鬼,马丁,让他们看看吧!”

大家走到他们站的地方。大家往上看。

“是什么?”我问。

“见鬼,你看不见吗?”其中一个大家伙问。

“看见什么?”

“阴部。”

“阴部?在哪儿?”

“看,就在这儿!看到没?”

他指着。

一个女人裙子卷在屁股下地坐着。她压根没穿内裤,在木板的缝隙之间可以看到她的阴部。

“看到了吧?”

“噢,看到了。阴部。”法兰克说。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出去了,闭上你们的嘴巴。”

“但大家还想再看一会儿,”法兰克说,“就让大家再看一会儿吧。”

“好吧,但是不可以很久。”

大家站在那里抬头看。

“我看到了。”我说。

“是阴部。”法兰克说。

“是真的阴部。”我说。

“是啊,”其中一个大家伙儿说,“就是阴部。”

“我会永远记住的。”我说。

“好了,你们这些家伙,该走了。”

“为什么?”法兰克问道。“为什么大家不能继续看?”

“因为,”其中一个说,“我要做点什么了。现在马上出去!”

大家走出去。

“我在想他要干什么?”我问。

“我不知道,”法兰克说,“可能打算扔块石头上去。”


大家从大看台下面出来,四处找有没有丹尼尔。大家没有看到他。

“也许他已经走了。”我说

“那种家伙怎么会喜欢飞机。”法兰克说。

大家爬上大看台,等表演开始。我四处看着场上的女人们。

“我在想哪个是她?”我问。

“我觉得你从上面根本猜不出来。”法兰克说。

随后空中表演开始了。一个家伙开着福克秀绝技。他很棒,回转,绕圈,停顿,撤退,掠过地面,完成一个英麦曼滚转。他用每个机翼上的挂钩来完成他的绝技。在一根距地面6英尺高的杆子上系着两条红色的手帕。福克飞机飞下来,倾下一边的机翼,用机翼上的挂钩把杆子上的手帕勾下来。然后又飞回来,倾下另一边的机翼,勾下另一条手帕。

接下来是一些很蠢的飞机在写空中文字,很傻的气球比赛,还有个不错的近地四个电缆塔竞赛。飞机要绕电缆塔十二周,最快的拿到第一。飞到电缆塔上面去的飞行员就自动取消比赛资格。参加竞赛的飞机停在地面上准备起飞。他们造型各异。一架身型狭长,几乎没有机翼。一架又大又圆,看起来就像一只足球。一架看起来全是机翼,没有机舱。每架都不一样,每一架都隆重地装扮着。第一名的奖励是100美金。他们坐在飞机里准备起飞,你知道的,马上会有一场精彩的比赛。发动机发出嘶吼好像马上要从飞机上撕扯下来,发令员挥下小旗子,飞机起飞。共有六架飞机,他们绕成电缆塔飞的时候几乎没有其他空隙。一些飞得低,一些飞得高,一些飞在中间。一些飞得太快,丢掉了绕塔的场地;其他减速然后急转弯。有好有糟。一架飞机丢掉了机翼。飞机在地面上弹了几下,引擎喷出火焰冒出浓烟。飞机背部靠地翻在地上,救护车和消防车迅速开过来。其它飞机继续比赛。然后另一架飞机的引擎爆炸,脱离了飞机,飞机上其他的东西纷纷落下来好像什么东西失去了。飞机落到地面上,全部摔成两半。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飞行员只是从座舱整流罩里滑下来,爬出飞机等救护车过来。他朝观众挥手,观众像疯了一样鼓掌。这是个奇迹。

突然更糟的事情发生了。绕塔时两架飞机的机翼缠了在一起。两架飞机都自旋下落,撞击地面,都引起了火。救护车和消防车又迅速跑过去。大家看到他们把那两个家伙拉出来,抬到担架上。很伤感。那两个勇敢的好家伙,可能要一辈子残疾或者死去。

只剩下两架飞机竞争大奖,5号和2号。5号是身型狭长几乎没有机翼的那架,5号比2号快。2号就是那只足球,速度不怎么样,在转弯时略有优势。但帮助不大。5号持续领先2号。

“5号飞机,”讲解员说道,“领先2圈,还有2圈。”

看起来是5号飞机要赢得大奖了。突然飞机冲进了电缆塔。没有转弯,直接撞进了电缆塔,整个撞倒了。他继续飞,直接冲向地面,越来越低,引擎开到最大马力,然后撞到了地上。车轮撞上地面,飞机弹到空中,翻转过来,摔在地面打滑。救护车和消防车又有的忙了。

2号飞机继续绕剩下三个电缆塔以及倒塌的电缆塔飞行,然后降落。他赢了大奖。他爬出飞机。他是个胖子,就像他的飞机一样。我幻想过应该是个帅气的硬汉。他很幸运。几乎没人鼓掌。

表演闭幕前有一个跳伞比赛。地面上画了一个圈,一个大大的靶心,谁落得近谁就赢。我觉得很蠢。没什么声音和动作。跳跃者从飞机跳出然后落向圆圈。

“这个不怎么样。”我对法兰克说。

“就是。”他说。

他们纷纷落在圈附近。更多的跳跃者从头顶的飞机上跳下来。观众开始唏嘘。

“看!”法兰克说。

一个降落伞只打开了一半。没有足够的空气。他比其他人落得更快。你能看到他在踢腿、摆动手臂,想要解开降落伞。

“老天啊。”法兰克说。

那个家伙一直降落,越来越低,你能看得越来越清楚。他不停用力拉扯绳子想解开降落伞但是没有用。他撞到地面上,只弹起一点点,又落回地面然后一动不动。那只打开了一半的降落伞落在他身上。他们终止了其他参赛者的比赛。

大家跟着人潮走出来,还留意着丹尼尔。

“大家不要搭车回去了吧。”我对法兰克说。

“好。”他说。

跟着人潮走出来,我不知道哪个更精彩,空中比赛,失败的跳伞,还是阴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所有邻居小孩当中,法兰克是最好的人。大家成了朋友,大家一起在四处玩耍,大家不再需要其他人。他们也差不多把法兰克踢...
    钟悟空阅读 198评论 0赞 1
  • 唏嘘箫嗦,独木伴作舟, 倩蝶引花,凌雪微创。 莫觉偏冷笙笙,唯问竹园琵琶短歌行。 君道泪长驻,三千青丝欲渐愁。 ...
    鹿子青阅读 101评论 0赞 1
  • 人在地上,火在天上,热量在空中游荡。 晨日在东方,夕阳在西方,可怜兮兮的我在城市中。 如果心灵在远方,那风景也必然...
    李一十八阅读 85评论 2赞 2
  • 尔雅义疏至“弘廓宏溥”。郝氏曰:“证知《尔雅》诸文,后人多有增益及窜改者。古书茫昧,千载无声,编简樷残,遗文散落,...
    云道生阅读 66评论 0赞 0
  • 大家总是希翼,做一件事,便可以一劳永逸,比如,帮了别人的忙,就想着让对方一辈子对我好,又比如,碰到知心的爱人...
    汪琦琦阅读 756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