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去哪儿了

乏味,流水线

黑夜与白天你推我攘

犁铧与老牛相互较着劲

石拱桥还是一副弯腰驼背


骄阳恣肆,搂着扬柳细腰

河水晃悠,乜斜着咆哮的小狗

长夏,已记不清是谁个生肖

苦蝉已被炙热迫的歇斯底里


挨过这一茬,又是悲秋

有人在问,时间都去哪儿了

谁都未曾逗留,扳起苍白数数

光阴这老贼,一脸无辜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