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化成蝶

(来源歌曲:火蝶? 虞姬赋)

“小虞,你慢些走,等等孤,孤这就来找你了。”话毕,自刎而亡,一代霸王,就此陨落。


那一年,少羽随叔父至吴中,百姓被连年的战乱和重税压得喘不过气来,见了士兵犹如老鼠见着猫,一位婆婆在躲避途中被人撞倒,少羽见了,急忙上前,“婆婆你没事吧?”

婆婆扶着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多谢将军。”说着就要下跪。

少羽来不及阻挡,身后传来一声清丽的声音,“你快放开郝婆婆!”

少羽回头,只见一个少女,一身淡蓝色流云裙,头上戴着一支碧玉簪,气鼓鼓地瞪着他。

“虞小姐,您怕是误会了,这位将军是好心扶老婆子起来。”婆婆走至少女身边,急忙说明。

“哦?”她打量着眼前的人,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只是这穿着,身形,倒不似本地人,不过既然自己搞错,于情于理也该道歉的,“刚才是小女子误会了,还望公子见谅。”说着福了身。

少年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不似其他女子扭捏,能屈能伸,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回礼,“姑娘言重了,区区小事,不必在意。”

“少羽,叔父在找你呢,快点过来。”伴随着女声,一块石子砸在了头上,少年疼得哎哟一声,来不及再见就追了出去,“少月,你这个男人婆,长大肯定嫁不出去。”


翌日。虞府。

“管家,今日有贵客上门,去通知小姐,不可外出。”虞清风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笑意满满。

一个身材微胖,穿着较好棉麻衣服的中年男子应声走了出来,“老爷放心,老奴知道了。”

虞府倾雪阁。

“小姐,刚才管家过来说今日有贵客到访,老爷吩咐小姐不要出门。”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走进来。

“知道了。”今日的虞倾雪穿了一件白色长锦衣,袖口和下摆处绣上了朵朵红梅,随着少女的脚步摆动,好似活了。

走至大厅门口,听得父亲声音,“项兄有此子,在天亦可安息。”

对于来人,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爹。”少女踏门而入。

“雪儿,你来了。”虞清风见女儿来了,“快见过你项叔叔,还有少羽。”

“项叔叔好。”虞倾雪福身。

“是你?”

“是你?”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虞清风和项梁互相看了一眼,“你们认识了?”

“回虞伯父,少羽和虞小姐昨日在街上见过一面。”少羽率先回答。

虞倾雪点了点头。

“好啊,好啊。”虞清风似乎格外开心,虞倾雪不明白这又什么值得高兴的。

项氏叔侄就这样在虞府住了下来。

渐渐地,虞倾雪发现少羽还是与其他将领不一样。他虽年少成名,却并没有自视甚高,言谈之间,隐隐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她陪他征战天下,将女儿身置于千军万马之中。

她为他起舞助兴,舞步轻点红袖翻飞舒卷。

她掌灯待他归来,日日如此。

“小虞,此生有你相伴,夫复何求?”彼时的少年,褪去了青涩,多了一丝成熟。

“王,今生有你相伴,亦是小虞的福分。”此间的少女,没有了当时的调皮,多了一丝妩媚。

两人相互依偎,虞倾雪暗下决心,定要拼尽全力,为这男子打下江山。

楚汉之争,已延续了四年,虽屡屡大败汉军,却始终没有固定的粮草补给。行军打仗,此乃大忌。项羽为此甚是苦恼,而此时亚父范增却提出,与汉军休战,惹得项羽猜忌。遂只身离去。

终于有一天,楚军被困于垓下。

他知道自己的灭亡已成定局,他的霸业就要烟消云散,但是他没有不甘,没有留恋,也没有懊悔,甚至连叹息都不曾有。他唯一牵挂的便是一生挚爱,伴他征战的虞倾雪,他若不在了,他的小虞该怎么办?

“小虞,是孤害了你呀。”说罢醉饮,尖锐的难以忍受的痛苦深深地啃噬着他的心,“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透露着无限哀伤。

虞倾雪抬手抚上他沧桑的脸,相伴二千九百二十一个日夜,他和她早已成分割不开,“你是我唯一的王,让我再为你舞一阕吧。”

上红妆,着红衣,身上绣着的蝴蝶栩栩如生,围着篝火起舞,这一舞,是最后一舞,她骄傲地笑着,折腰盘旋,不知是否心有灵犀,项羽看着此刻的虞倾雪,有一种抓不住的恍惚,好似下一瞬她就会离开自己。就在他伸手去抓的时候,虞倾雪身子一转,手中匕首没入心脏,鲜红的血格外刺眼,她的身体像蝴蝶一样飘落。

“小虞!”项羽只能接住,眼泪留下来不自知,“你怎么这么傻啊?”

“王,我……我甘愿为你赴死,只要你活下去。”她伸手接住项羽的眼泪,“就让这滴泪陪伴着臣妾吧,没有了臣妾的拖累,大王,你一定可以突出重围,东山再起,届时,莫要忘了告知臣妾。”

看着垂地的手,怀中生气全无的女子,项羽全身的血液在叫嚣,指节咯吱响,带领剩下的将士突围。

至乌江边,看着满地的楚军尸首,回想起这一生,说好带江东子弟出来建功立业,如今却徒留自己一人,又有何颜面回去见他们?

他手握断剑,擦去唇边的血,任狂风猎猎,身后硝烟遮天。引剑自刎,一代枭雄终了。

他看见了一个红衣女子缓缓朝他走来,眉眼弯弯,是他的小虞来接他了么?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桃花醉人,大家立于树下,许下了山盟海誓,至死不渝的誓约。 你非我不娶,我非你不嫁… 那...
    晚希阅读 528评论 10赞 32
  • 《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编辑:会说话的小羊 他是沈府的公子,我是司家的小姐。 他今年十八又二,外貌俊朗,有所作为。...
    书斋城阅读 171评论 1赞 7
  • 01. 小生不才,未得姑娘青睐, 扰姑娘良久,姑娘莫怪, 至此所有爱慕之意, 止于唇齿,溺于年华, 今生就此别过。...
    躲在发梢上的月亮阅读 455评论 11赞 18
  • 猪说:“我要改变人们对我的固有形象。我根本就不笨,也不懒,好不好。” 于是,第二天早上,它破天荒地起了个早床。连鸡...
    楠檽阅读 88评论 1赞 4
  • 绿草如茵,慵懒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洒落在蜿蜒的小路上。男孩在微风里快乐的玩耍,看着黑暗的山洞好奇的走了进去。 “何...
    一饮尽江河阅读 20评论 0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