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遗失的“宝贝”

图片发自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App

“那小妞跑哪去了?”

狰狞的脸上青筋突出,手上的经脉更是清晰可见,显然他的愤怒不是说着玩的。

“说不说已经没关系了,因为你马上就要下去陪他们了。哼!”

男子走了,留下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我的思路完全不在状态,从未觉得死亡离我如此近距离接触。我有点想念家里的大白兔了,虽然她不会说话,可是她喜欢一直笑着,那种很温暖的笑,让人想想就觉得温暖了许多。

揉了揉差点被掐断的脖子,真疼,手上好像沾上了什么液体,黏糊糊的,还带着一股浓浓的腥味。我流血了吗?我想是的,不然为什么我又听见了那恶心的老鼠发出兴奋的“吱吱”声响。听着直叫人头皮发麻,心里莫名的有些慌。心里有些悔恨为什么明明知道却不告诉他呢?这样最起码可以不用再听到这恶心的声音了,或许,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种不错的摆脱吧?

听他们说死亡不会疼,可是我的脖子好疼啊,尤其是被手指掐过的地方,感觉有点肿了,轻轻一碰就疼的直咬牙。太疼了,这是不是说明我不会死了呢?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事实上,我历来都是听话的孩子,可是这次我不想再这么乖了。

1.

郊外的雪下得格外的凄迷,让人不得不感慨这天公作美,心情很快被这漂亮的而又听起来有些悲伤的雪所吸引。

阳春白雪是什么样的场景?我不甚清楚这些,只是身上的雪,以及手机上的提示告诉我现在正是三月。

三月飞雪。想到“三月飞雪”这个词的时候,莫名的就有些难过了。我仿佛听到每一处传来雪崩的声响,让人闻之直觉身体一震。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远远的就看见一位年迈的老者正趴在那一动不动的,旁边跪着一个约摸十七八岁的少女,两条马尾辫随意的摆动着。

而说那句话的人呢?他是一个络腮胡男子,看年纪应该是她的父亲,那么地上躺着的呢?又是谁?

脑海里一连串的闪过许多念头,决定先看看再说。

事出必有因,这绝对不像是意外。

2.

络腮胡男子走了,留下少女一个人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出来,瞬间觉得雪下得更大了,迷离而纷乱。

“既然来了,为何不敢现身?”

这是我听过最最最冰冷的语气,只觉得嘴唇有些哆嗦。不知道是心里有鬼,还是天气的原因,我竟有些想要撒腿就跑的冲动。那冰冷的语气里明显感觉到深深的仇恨,留在这里,实在是胆寒。

然而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身影扑闪而出。

紧接着就听见一阵刀剑撞击的声音,与此同时,地上的老人和少女都不见了。

那个声音难道是刚才那个少女发出的?那么那个老人又是何人?

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3.

终于,静下来了。万籁俱寂。

莫名的死寂让我隐隐感觉不妙,回过头,一双漂亮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我。是她!

她警惕的神情,还有那个躺在地上的老人,以及刚才突然出现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都太突然了。

“你是谁?”少女的剑还沾着血,血一滴一滴的往下落,滴落在雪地里,印出一朵朵漂亮的雪花。可惜面对死亡,即使再美的风景也要变得逊色。我也怕死,但只要她是女的,我就觉得不那么害怕了。

还记得小时候姐姐摸着我的头告诉我:“女孩子是拿来疼的,以后你遇到女孩子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他们好吗?……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没人照顾你了。”

虽然听不太懂她说的那些话,但是答应姐姐的我就一定会做到的。“女孩子是拿来疼的。”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撕下一大块衣服,递给了她。我并不害怕她会杀了我,因为我相信姐姐说的话,而且她说的话肯定不会害我的。

“你的手出血了,包扎一下吧。我是谁不重要,如果你死了,我就是你敌人,你也奈何不了我,而且我也不对女孩子动手。”

我知道此刻我的表情一定很温和,我知道如何才能让人变得温和。我姐姐说过,我有一种笑可以让人变得温和,而我此刻的笑就是这样的。

很显然,她肯定也会发现这一点。不过她并没有把剑放在,而是用剑挑起那块从衣服上撕下的布条,看着那白色的瞬间染红,我就知道她受的伤一定不轻,如果不及时包扎处理,很有可能会流血而死。恰好我懂得一些医术,我不知该怎么跟她说,她会相信我吗?

看着她皱着的眉头,眼睛禁闭着,手却死死的握着那柄剑,手上绑着一根早已不是白色的布条,而且还有几处伤口也在流血。

看着她,我好像又看到了姐姐。当年姐姐就是这样死在自己怀里的,那时候自己不懂医术,所以救不了她。现在自己会医术,如果还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倒下去,心里肯定会良心过不去的。

“站住。”没想到我轻悄悄地走路她竟然也能听见。

剑锋近在咫尺,离喉咙位置只相差不到一寸的位置,剑芒让我的喉咙有些发痒,想伸手去揉一下,却不敢轻举妄动。

我很难受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雪花瞬间就趁虚而入,一下子钻进了我的领子里,凉嗖嗖的,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痛……”

喉咙上马上多了一条血痕,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亲眼看见过这柄剑的威力,刚才那个人最后就是死在她的剑下的。还有那个老人,也是被她的剑杀死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只感觉度秒如年般漫长,我才感觉到一阵冰凉,接着就是疼痛感遍布整个神经。

她似乎睡着了,雪花飘落在她的头发丝上,像是一层层白色的羽毛,真好看。如果不是地上鲜红的血提醒着我,我一定会忍不住多瞧几眼。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边,她竟然没有反应。难道睡着了?不会就这样死了吧?可不要这么轻易就死了呀!我还想学习怎么用剑呢。

4.

看着她躺在床上一副安详的神情,总算是放心不少。

不知不觉只感到一阵好闻的味道不知道从哪里飘出来,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姐姐烧的饭菜的香。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看到她醒了,和大家一起吃饭,我还把她先容给姐姐认识了。姐姐夸她长得漂亮,她还给我夹菜了,我高兴坏了。可是后来,他们都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拼命的喊,可就是没有人应我……

5.

从天而降的水突然将我彻底惊醒,我有些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已经回到了现实。

我不是在那个小屋吗?还有她呢?怎么不见了,她还好吗?

脑袋里一连串的问题一闪而过,显然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如何面对这个讨厌的家伙。”

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披着一件破旧皮袄,腰间别着一把铮亮的钢刀,凶狠的眼神,还有他是个光头,脑袋上一块丑陋的疤痕触目惊心。

他好像没看到我的扭曲的脸,也好像看不到我抗拒的挣扎,一个劲的往我头上冲冷水。只感觉浑身冰凉,头皮发麻,他还是一直冲,一桶,两桶……直到我彻底感觉不到冰冷的时候,终于他冷淡的眼神直盯着我,捏住我下巴的手将我高高的提起。

对视着他的眼神,莫名的我竟然没有感到害怕。因为我发现他的眼睛里好像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冰冷的话,僵硬的不像是一个活人的语气:“那个小妞跑哪去了?”

“不知道。”

他好像只会说这么一句话,一直重复着,一直重复着相同的话。“那个小妞跑哪去了?”

越来越大的力气让我有些窒息,一时间大脑陷入了黑暗。我可能要死了吧,只是死之前没能再看到她笑着的样子了。也许,死了之后就可以天天陪在她身边了吧?

“扑通”一声,我的膝盖似乎断了,我已经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了。幸亏麻木了,不然肯定会很疼的吧?

我就这样躺在地板上,像条死狗一样,一动不动的。

这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多了一双棕色的鞋子,紧接着我就感觉自己整个人又回到了空中,我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

任由他就这样举着我,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在那双鞋出现的时候,我已经认出他了。

他不就是那个络腮胡男子吗?他不是和她一起的吗?怎么他也不知道她在哪了吗?我有些想笑,可是喉咙被掐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只要她没落在他手里就放心了,她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肯定会打不过他的。

没了最后的后顾之忧,我反而新生出一股从所未有的坦然。我从他的眼神里感受到他变化,我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他要是知道此刻我心里的想法,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傻讲出这个秘密了。

原来他和她不是父女关系,那个老人和他才是父子关系。

之所以演那出戏都是为了引出黑奎,我想象着黑奎的样子,除了全身的黑纱似乎真的再看不到别的颜色,难道他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吗?

我不再害怕他,因为有故事的人都没什么可怕的。

人之所以会有故事,那是因为他还有放不下的东西。而这样的人,天生就是有缺陷的,找到缺陷只是时间问题。

从他说的话中我了解到,他抢了黑奎的宝贝,在父亲过寿的时候又将宝贝送给了父亲,黑奎得知宝贝在他父亲手里之后就偷偷潜伏着。

期间有一个少女找到他的父亲,简单说明了她的情况后。大家商量好对策,于是才有了开始我看到的一幕。

这么说来他怀疑宝贝是被她拿了吗?可是我帮她换药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他说的宝贝。难道他是在试探我?

6.

我的沉默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果然,她他还是忍不住冲我吼道:“那丫头究竟跑哪去了?”

当我下定决心的时候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他也一样,死亡我都不怕,我又怎么会害怕一个有故事的人呢?即便他的故事是假的,但他要说谎也一定是隐瞒了什么。这样的人,连我都需要隐瞒,就更不应该害怕了。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一连几个巴掌砸在我的脸上,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刺激着神经。突然,这个时候我好像感觉到了某个角落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看,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说不出什么原因,可我还是相信我的直觉不会出错的。

终于在对方甩出一句话之后,走了。门又重新关上了。“说不说已经没关系了,因为你马上就要下去陪他们了。哼!”

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嘴里的他们又是谁呢?

我仔细思考着他说的话,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了,看着眼前的男人,真可怜,年纪轻轻就做了别人的狗。

他不知道是不是会读心术,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一般,突然猛的加大了力气。我感觉自己已经濒临死亡了,闭上的眼睛却迟迟没等到最后的摆脱。但我还是晕过去了,太累了。

7.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忙碌的弄着饭菜,看着她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恍若隔世。

“丫头,我想你。”

“傻瓜,刚才医生来看过了,说你是中暑了!好好休息就没事儿。你还扯着医生的袖子说梦话呢?嘻嘻。”

“好饿呀!”

“傻瓜,你怎么哭了。”

“我想你了。”

“嗯,马上就吃饭了。”

当我看完桌子上的报纸,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我瞬间呆住了。上面报道的墓室盗窃案,丢失的戒指竟然在我手里。

那个“梦”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戒指”又是怎么回事?

“丫头,你说刚才有医生来过他长什么样子呀?”

“她是一个女的,一对马尾辫,戴了一副眼镜,鼻子很像整过高高的,还有嘴唇和我的一样性感,……”说完还不忘朝我吐吐舌头。我却没有这份心思打趣她,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确定。

似乎哪里不对劲?

“你是在哪里发现我晕倒的呀?”

“不是我发现的,是有人报警,警察打电话告诉我我才知道的,刚开始我还不信,看到你的照片我才知道他们没有骗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身上全是伤口,说来也奇怪,那医生开的药效果真好,现在一点也看不出来……”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冲了出去,果然远远的就看见了她,她就在那里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

“你不该出来的?”

“你没事吧?”

“傻瓜跑那么快干嘛?衣服都不穿……”

等我回过头的时候再没看到她的身影,摸了摸掌心的戒指,心里感觉好受了些。

“丫头,你跑出来干嘛,这外面那么冷,小心感冒了……”

“你自己都不穿衣服就跑出来,还说我……”

看着她撅得老高的嘴唇,忍不住伸出手将它轻轻抱起,吻下去。

隐隐的我又感觉到了那一束目光,它正在渐渐的离去。

我没有回头,因为我知道,最大的幸福就在眼前。

窗前的戒指,终于在某天消失了,上面多了一串数字。

我没有记它,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相信时间可以遗忘一切,并且最终将大家带到大家最爱的人身边。


朴童

2017年03月于厦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都说多事之秋,为啥我是“多事之冬”。 最近事情很多,很烦躁,心很乱,想逃跑,学习也很消极怠慢,容易走神,犯懒,不想...
    Ann____阅读 66评论 0赞 0
  • 初初见你,如春花,夏雨,秋阳,冬雪般美好,纵隔许久,应如是。 把月亮藏进森林 摘下无数颗星星 我不惧黑夜 能细数百...
    叶清小朋友阅读 149评论 0赞 10
  • 又有一群傻乎乎的人,在上海结束了他们的故事。 或收获,或遗憾,或升华,或遗忘。 也许从后来就开始知道,这小小的经历...
    浮生梦苏阅读 214评论 0赞 3
  • 我想那个人除了父母,应该更无他人。恋人之间亦有缝隙,友人之间也有间隔,这不是讽刺而是事实。恋人之间可以共欢乐而真正...
    刷锅锅阅读 67评论 0赞 0
  • 你有没有这样的烦恼,身高再高一点,体重再轻点,身材再苗条点,多点肌肉。刨除遗传的影响因素,大家自己能控制的是饮食习...
    monkey的碎碎念阅读 116评论 2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