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胭脂酿(2)

前情提要:咱们前文书说到,拥有着得天独厚条件的侠二代查念安不急不躁,学艺归来,从洛阳城回返顺天府,师父未相送。家中,爹娘盼着他归来;途中,侠肝义胆的他,会遭遇什么事情呢?

宝剑纵横三万里,剑刃寒光荡九州。

一往无前休言败,马革裹尸耀千秋。

这首诗说的就是镖局的做派,武林中的英雄讲究这个,镖局的好汉也以此为荣,正是应了这句话——镖旗举,英雄聚,天下镖局谁第一?

江湖中行走,有南来的,也有北往的。早些年,这镖局的买卖红火,且追求信誉。现如今,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有南北两家镖局。南面的就是柳长风创立的长风镖局。不过柳长风由于断臂之痛,早已将心血交给了成都府的杨如风。也就是说自那时起,长风镖局便姓“杨”了。

而北面的镖局对于查念安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北英镖局,原名震英镖局,是他师父的邻居耿震英耿老前辈所创立,耿老前辈的女儿香莲,被铁翼银鹏所侮辱,而后与丈夫双双殉情。保了一辈子镖的耿老镖头,自愧于连自己的女儿都保不了,便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他本想把镖局送给念安的师父沈大侠,但是机缘巧合之下,他将镖局拱手让与念安的母亲叶红樱,也就是查夫人,这么说,查念安就是北英镖局的少东家。

沿途,查念安归心似箭,顾不得游山玩水。只是突然一辆南来的镖车,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不仅仅是注意到了镖车,而且注意到悄悄跟踪镖车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亦步亦趋地跟随在镖车之后。

那镖车不甚宽广却精致气派。插在镖车上的镖旗迎风招展,上书“长风”两个斗大的字,显然是是镖局界的扛把子——成都府的长风镖局,为首的是两位老者,其余都是年轻人,一路风尘仆仆,着实令人敬畏。

而跟踪的人,一位是紫衣姑娘,一位是绿衣公子。尤其,这绿衣公子身上的兵器,引起了小侠查念安的注意。

这种兵器并不常见,查念安暗自思忖:“娘说擅使长枪的人很多,包括姨娘还有姐姐,若是把长枪掩盖成短兵器的人,如果不是自家人,那就是长风镖局的杨家人,莫非那小公子就是杨家后人?他跟踪镖车的目的,实则是出于保护?”

这说话间,镖车已停在一个小店门前,镖师们辛苦,轮换着到店里打打牙祭,方好赶路。

紫衣姑娘尾随而入,绿衣公子也撩袍入座,查念安装作若无其事地进入。这村野小店刹那间就沸腾起来。

未待紫衣姑娘点什么,绿衣公子点了壶茶,端起坐到了姑娘的对面。

“这位姑娘,你跟着我做什么?是不是想做我的小媳妇?”

“我呸!”紫衣姑娘毫不客气,自顾自倒了杯茶,“我没跟踪你,是你跟踪我。”

绿衣公子眼睛一眯,嘴角上翘,俊俏的脸邪邪一笑,虽比不上查念安,也甚是迷人。

“你没跟踪我?跟我家镖车走了这么久,眼瞅着都要到地方了,你说!”绿衣公子给自己倒上茶,重重地放下茶壶。

紫衣姑娘顿时哑口无言,撅起了嘴巴,谁能想到押送镖车的人,是黄雀在后呢?

背靠着他们坐的查念安,将这些话全听了进去,嘴角也悄然上翘,展颜一笑,双手端住刚上的花雕和牛肉,坐在二人的侧面。

“这位仁兄,你怎么证明镖车是你家的?”查念安先入为主,似乎是帮姑娘的腔。紫衣姑娘见这个更为俊俏的白衣小生帮助自己,顿时强硬起来:“对呀,你说呀!”

绿衣公子气得不由得站起来:“你们,你们两个人是一伙的。歹人,敢对我家镖车不客气,休怪我无礼了!”

查念安又一笑,也立了起来,按下绿衣公子的肩膀:“别急,小兄弟,我帮你证明。”

绿衣公子坐下来,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你是谁?你到底哪一伙的?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别怪我手上的兵器利害。”绿衣公子生气,要抄兵器动手了。

押镖的两位老者直冲他使眼色,不让他动粗,并做嘘状,绿衣公子这才平静,等待这个陌生公子的述说。

“阁下可是姓杨?所用兵器可是江湖少见的长刃兵器?”查念安道。

“啊?你怎么看出来的?你又是谁?”绿衣公子和紫衣姑娘都面露惊讶。

“你跟在镖车后,是保护镖车。那这位姑娘又是做什么?”查念安继续说,把苗头指向了紫衣姑娘。

“我……”紫衣姑娘面露难色,搞怪的表情全然不见,低垂着羽睫。

“大家三个年龄相仿,不妨坦诚相见。”查念安艺高人胆大,认定绿衣公子是杨家后人,压低声音说出了自认的真相。

“这里应该没有外人,在下不才,名查念安,家住顺天府,家中也是开镖局的,认得镖车上那“长风”二字,即是口口相传的南有长风。而你的兵器,江湖中少有,恰巧主人都是近些年来开镖局的镖头。如果我没猜错,长风镖局的总镖头就是令尊!”

绿衣公子心下一激,兴奋地站了起来,而后又坐下。两位老镖师悬着的心,也跟着他起起落落,虽然没具体听清是什么,但握住兵器的手松了下来。

绿衣公子也小声道:“贤兄料事如神,在下杨沐雨,家父杨如风,这偌大的长风镖局就是我家的。我想闯荡江湖,爹未准,我就偷偷跟着镖车出来了,意图出力保护,求那两位伯伯保密,哪成想遇上二位。”杨沐雨冲二位一抱拳。

“该你了……”查念安又转头望向紫衣姑娘。

“我,我,我也是保护镖车。”紫衣姑娘笃定地说:“我叫墨紫嫣,人称黑姑娘。我也是出来闯荡江湖的,爷爷说要一心向善,说最好一路向北。”这位墨姑娘慢慢喝了口茶,继续道。“途中,我听见一伙人说练家人要劫镖,我也不知谁是练家,更也不知道练家要劫哪趟镖。我看见他鬼鬼祟祟跟在镖车后面,想一探究竟。哼!你们两个既然不是练家的人,还冤枉我,我走就是了,再也不理了。”说完,这位墨姑娘转身要走。

“走了就更洗不清了,谁知你是不是练家的人?”查念安说道。他说完,果然墨姑娘又乖乖地坐下了,三个人谁也不理谁。

查念安对杨沐雨耳语几句,杨沐雨马上点头称是,并把墨姑娘偶然听到的,转述给两位伯父听,两位老者听罢,冲三位小侠一抱拳,查看镖车之后就先行上了路。

杨沐雨的心思未全然在镖车上,暂时放松,意图和这位查兄弟比试一下,然后再去打探什么练家。查念安非常愿意,不打不相识嘛!墨紫嫣觉得有趣,便也要凑凑热闹。

三人一同来到树林,甫出江湖的相遇,越发觉得是一种奇妙的缘分。杨沐雨先一步放下兵器,决定要和查念安切磋一番。一上手,最初的感觉是不相上下,杨沐雨甚是高兴,他却不知查念安故意让他,留了一手。念安是想结交这个朋友,并且想看看同他娘亲一样兵器的威力。

查念安心下又一想,开始怨恨娘亲。娘最宠他,爹爹则宠爱念雪和映雪,可是娘却将天下无敌的梨花枪法传给了念雪和映雪。不过,他的师父是爹的生死之交,号称江南第一剑侠的沈大侠。有了这样的师父,念安才觉得挽回了颜面。

念安便故意卖了破绽,跳出圈外。

三人相见恨晚,把酒言欢。查念安和杨沐雨决定结拜为异性兄弟。墨紫嫣为了洗脱嫌疑,决定暂时跟着他们。

三人一路却又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请继续收看—寰迷小梦武侠作品《血泪胭脂酿》(3)少年郎义结金兰,老太婆散毒咒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情提要:诡异的黑衣老太婆劫走了小侠杨沐雨, 并且暗伤了查念安和墨紫嫣。墨紫嫣哭泣着回了山上,身后紧跟着的,是一路...
    寰迷小梦叶非杨阅读 994评论 16赞 49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10,283评论 0赞 12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3,085评论 26赞 49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4,321评论 3赞 8
  • 步骤:发微博01-导航栏内容 -> 发微博02-自定义TextView -> 发微博03-完善TextView和...
    dibadalu阅读 1,351评论 1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