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秀哥

疫情过后的春天,很久没有回家的秀哥回了趟家,送他的父亲。他在村口的木棉树下拍了一张留影发在朋友圈,在上面写着:“我的家乡成了永远的故乡,再也不回来了。”

秀哥的话,让小芋有无限的伤感,都说父母不在只剩归途,或许以后她再也见不到秀哥了。想到这,她的眼睛里就湿润了。

01

秀哥和小芋,是很小就认识的,进入小学那年,都是六岁。小芋坐在教室里第一排最靠门口的第二个座位上,老师领进来一个男孩,让他坐在小芋旁边。小芋就看了他一眼,看他的个子和自己差不多。小芋的铅笔掉在地上,秀哥马上跳下椅子去帮她捡回来。从此,秀哥和小芋一起读书写字慢慢长大。

秀哥个子小,但是很机灵,他的两个哥哥都比不上他聪明,哥哥小学毕业就回家务农了,只有秀哥考上了中学,中考得了个全县第一名,被招到北京去了。听到秀哥的辉煌成绩,村里的人都很惊讶地说:想不到吧?想不到那个连数数都不会的傻傻的女人,还有一个小儿子那么聪明。相传秀哥的傻娘在院里撒谷喂鸡,婆婆问她有几只鸡?她数来数去也说不出个结果,就知道有公鸡和母鸡。

那时候的秀哥,文质彬彬,学习总是最好的。要不是有人说起,小芋真的都不知道秀哥家里的情况,只认得他的一个哥哥。但是知道了秀哥的妈妈,小芋更加敬仰秀哥了,还有朦朦胧胧的说不清楚的感觉。

在北京上学的秀哥一直给小芋写信,一封接着一封,写了整整四年。至今小芋的抽屉里还有秀哥一沓厚厚的信。有一次假期回来,秀哥带着一群小伙伴来找小芋出去玩。和小伙伴一起照集体相的时候,他一伸手把小芋拉到自己身边,让小芋的脸上升起一朵红云。

秀哥毕业后被分配到L城某局,主管企业一种特殊玻璃的采购和使用。小芋读的是汉语言文学,在家乡N城进了事业单位。两城相隔甚远,再加上工作后各自忙碌,秀哥和小芋的联系就暂停在毕业那年。

02

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

小芋和小如到L城玩,住在芳的家里,据说那是L城顶高档的小区。白天芳都要上班,小芋跟着小如一起出去玩,还想去看看秀哥。

小芋和小如来到一个餐厅,点了餐,吃到一半就忍不住拿起手机给秀哥发了个信息,他马上就回了:“你在哪里?过来我请你吃饭,晚上带你去看看窑埠古镇的夜景。”

小芋看桌上的都还没吃多少,就说:“吃饭就不用了,晚上我和两位美女朋友出来散步,到时再告诉你地点。“

秀哥说:“好,晚上我去找你们!”

在芳的带领下,小芋行走在徐徐的晚风中。芳说:“看来你这个同学混得不咋滴,你来了都不请你吃饭!”

小芋刚想回答说:“他说请了,是我说不要请的。”可是,秀哥的电话打进来了,说:“小芋,我就在前面的游客中心等我,穿着白衣服。”

小芋继续往前走,想着这么多年没见过的秀哥不知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有没有变也不知道。

芳说到游客中心了。小芋还没看出哪个人来,一位穿着白T恤的大叔就猛地冲着她招手,但是一看还知道他就是秀哥。秀哥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秀哥,他带上小芋往前走。没走多远,小如和芳马上就融入了人群。

小芋打量着秀哥,他变了,岁月催人老,他的皱纹多了,特别是笑起来时。小芋说:“电话是锦言哥给的,大家的同学有过许多次聚会。”

秀哥说他很少回家,也不记得几个同学了,就记得小芋,回过几次家,还曾经走过小芋家的门前。

“怎么,你去过我家?”

“没有,只是走走,不自觉就走过去了。就想着,可能会遇见你家的人!”

“你认得我家的谁啊?”小芋问他。

秀哥说:“我认得你爸爸,他和我爸是好朋友。毕业前那年回家还看见你爸来我家。两位老人聊天的时候我就想,说不定他们以后都成亲戚了。”

小芋赶紧打断他这个话题:“别说这个了,我爸爸已经不在很多年了。大家以后只能做朋友了,因为大家的孩子都大了。哦,你的娃多大了?有娃了吧……”

秀哥答了什么,小芋都没留意。因为小芋已经想起来,她无数次走过秀哥家的门前,无数次遇见他的哥哥,她是在同学聚会的时候鼓足了勇气才向锦言哥要到秀哥的电话的。但是,她不会告诉他那么多,她只想来看看他。

秀哥带着小芋走下台阶,到了一条健康步道,步道的内测是人工瀑布的淙淙流水声,外边是静静流淌的柳江。江面上倒映着灿灿的灯光,灯光随着音乐变换着形状和颜色。灯光加上微风,流水,还有这儿时的伙伴相陪,这样的散步场景真是令人陶醉。小芋有些醉意上头,就静静地跟着他走,听他说话,也和他说说这些年的经历。

秀哥说他的工作比较自由,他走遍了全国各地,有时候出趟差就慢慢地从南玩到北,不管在外面出差还是在单位里上班,都没有什么人来管他这个部门。要是在单位上班,他一天就在办公室坐着,一天到晚都不见几个人,除了材料的安装与更换,就是对着墙壁和天空发呆。

秀哥早就烦了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他早就想换一种生活方式来激一激麻木的心。正好,秀哥看见老婆开的早餐点实在忙不过来,他一激灵就辞了工作,甘愿给秀嫂打工去。他说去卖早餐还能多见一些人,就当是换一种活法了。

小芋问:“嫂子是哪里的?”

“她原来也是同单位的,前些年就出来了,在车站做了个早餐小卖点。她家在西部的山区里,穷得很的,那时候跟她回一趟家都很不容易,下了车还要走很远很远的路。”

“哦,那你们这些年一定也不容易!”小芋想到秀哥家的境况。这些年,秀哥肯定只能靠自己去打拼,当然,应该还有那个陪着秀哥的女子。

“是不容易,不过还好啦!家人都好,现在哪里都好了。孩子在长大,学习还挺好的,知足吧!”

小芋的鞋子磨疼了脚跟,脚也累了,走得慢下来。秀哥说:“大家找个地方坐下来,喝点东西。”

L城的夜市很热闹,夜色迷人,都要赛过省城了,是该坐下来欣赏欣赏。秀哥很快就找了张圆桌的位置,跑去点茶饮的时刻,小芋远远地望着他的背影,还是她熟悉的秀哥。他还是那样,热情,细心,说话的语气和声音也没有变,就像当年晚上去看影片,他送她回家,拉着她的小手跨过小溪。

秀哥很快就端着茶饮回来了,说:“你打个电话看看她们俩在哪里?喊她们来喝点东西。”

给芳的电话打通了,小芋把手机递给秀哥告诉她们地址。电话打过一会儿,芳就带着小如过来了,芳打着哈哈说:“大家来了,来给你们当灯泡。虽然知道你们两个很多年没有见面。”她们是知道秀哥的,当年小芋去拿信都是她们陪着。芳总是拿着信说:“你的北京来信了!”少女时期的小秘密,勾起一阵小遐想。

他们随便聊了一会儿,喝完茶饮料,天色已晚,小芋就说回去吧。秀哥说还想再走走,要陪小芋她们走到住的地方。小芋说好。

两位好朋友还是走得很快。小芋的脚步却放慢了,像路边的杨柳依依。秀哥跟在旁边护着她,帮她拦住或者拨开路边垂下来的小柳枝。

秀哥问小芋的工作还好不好做,说:“要是我以前和你读一样的学校,说不定大家现在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单位。”

小芋说:“可是你不会啊!你考得那么好,会不甘心的。再说,都过了那么多年,大家的孩子都大了……”

秀哥不再说话,跟着小芋慢慢走……

小芋说:“秀哥,你家远不远,要不你先回去吧!”

秀哥说:“不,等会儿送你回去了,我还要再走走。习惯了……”

小芋说:“习惯了什么?”

秀哥不回答,他一会儿走在小芋的右边,一会儿在左边,他的手已经几次碰着了小芋的手,可是他还是收回去了,他也能感觉到小芋的手明显地颤一下。

一段路不是很长,他们很快就到了该告别的地方。站在芳家的楼下,那座很高的楼像一道彩虹挂在天上。

秀哥站住脚,望着小芋说:“和你一起走,真的很开心!”

小芋说:“嗯……再见了,秀哥回去吧!有空回家看看老人……”小芋没有叫秀哥回来看她,如果相遇,她想她会请他去吃她觉得美味的餐厅,还想请他去看看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大街。

“我还想再走一会儿!”秀哥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就像以前一样。

小芋刚说好,秀哥就走开了,举着手摆了摆。小芋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默默地消失在迷茫的夜色里。L城的霓虹灯表演已经结束,刚才的美景一切恍忽如梦。

看灯的人都回去了。

这一夜,小芋辗转反侧,拿着手机打开秀哥的朋友圈。

秀哥拍照的笸箩里有蛋饺,有茶叶蛋,有面包馒头,还有包得漂亮整齐的粽子……翻着翻着,看见一个少年和当年的秀哥长得一模一样,穿着笔挺的西装在表演航模,脸上充满阳光和自信。

翻到最后,是一家三口,小芋的眼睛看到秀嫂的脸上,惊讶地发现了什么似的,自言自语:长得真像呀……她长久地把手指放在相片上,点击保存图片。

03

一年之后,秀哥回来了,没有告诉小芋。他走过小芋常走的街。

小芋知道秀哥的父亲走了,以后秀哥更不会回来过年了。小芋会偶尔看着相片上的三口之家,她对秀哥的话早就已经说完了,但是总想对秀嫂说些什么,但是她终究只能默默。

或者什么都不会说了!永远……人生如梦……

秀哥,是一场很美很美的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