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胭脂酿(5)

前情提要:这边厢,查府一派喜气,盼着爱子查念安学艺归来。那边厢,墨云霆携受伤的孙女墨紫嫣与白面小生查念安下山治脸。却没想到,比他们先一步到达顺天府查家的,是一只信鸽。

(寰迷小梦心血之作,请勿转载盗文武侠)

五、贪嘴马儿饮毒草,杨平映雪始相遇,

年逾六旬的墨云霆老当益壮,脚力丝毫不逊于年轻人,这一行几人在他的带领下,不日就抵达了顺天府的查家。一路上,墨紫嫣与查念安皆是青纱罩面。

曾经的北七省总捕头查天雄,也就是念安的父亲,表面上比较宠爱两个女儿,对待念安颇为严厉。但念安在洛阳城的日子,总是不住地牵挂。在他生死之交的门下习艺,有何不安心?这就是那种不轻易表达的拳拳父子情吧!而查夫人叶红樱则是一如往常,尽管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她以为,三个孩子皆在圣贤之手,就不会无端惹出祸事来。

不出意外的话,今日正是念安的归期,不知道征西将军宇文浩,会不会准许念雪和映雪归来。等候在家中的查家几人遥望间隙,在讨论几个儿女的脾气秉性。阔别沙场的查夫人,肤色更加白皙,目光依旧如炬,心虽然急切,依然正襟端坐着。旁边紧紧依偎她的是结拜妹妹小药仙程郁,程郁倒是变化不大,这些年来,对外戏称已经研究出不老花草尝试服用,以对抗岁月的容颜。

查捕头起身,略有发福的身子依然挺括。一会儿宠溺地望向夫人,一会儿又眺望远方。

倏然,一道白色光影,斜插着飞了进来,落在查天雄的肩头,原来是一只雪白的信使,扑棱棱的,非在几人意料之中。查夫人将鸽子抱下,查天雄接过来,从鸽子的小腿处,抽出一个纸卷儿,打开一看,只见小小的纸笺上,书:

令郎好似卷入太原府穆家庄的两宗命案,已受杖罚之刑,请火速前往查看。

查天雄心中不由“咯噔”一下,这念安,怎么和他那师父一样,甫出江湖就缠上了官司?毕竟他是当年红极一时的总捕头之子,他娘又是扫北将领。一向内敛又令人省心的念安,怎么就闯下祸端?

查夫人叶红樱的火爆脾气,已隐忍多年,她并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如此不智,定是有人冒了念安的名头。

恰在此时,老墨头那浑厚深沉的声音已穿堂越廊,盖过了查府小厮的通禀,如洪钟般响彻在众人耳间:“查捕头 ,尚能记得老朽否?翠茅山老墨前来叨扰了!”

查念安和墨紫嫣紧随老墨其后,也来到惊愕的众人面前。念安将斗笠利落一掀,几乎是扑到查天雄和查夫人面前,跪倒,又起身。

“爹、娘,我的脸……”念安遂将所遇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前后后地讲述了一遍,并把紫嫣扶至母亲面前,又将墨爷爷扶至座前。

对于老墨头的到来,二人并不吃惊意外,江湖风雨这么多年,俊杰壮士哪一个不是查家的朋友?

如此说来,飞鸽报的口信是假的喽!查念安明明立在这儿,脸又是被黑衣老太婆所害。那太原府的究竟是谁?究竟是谁传的口信儿?究竟是谁冒用念安之名?查府众人与老墨等人分宾主落座之后,夫妇二人为此事略做沉思。

不用老墨细说,查天雄就忆起了十几年前的襄阳旧事,彼时夫人前去襄阳马府救人,而自己和沈大侠困于大名府返回的路上,多亏老墨头率领众弟兄拦住太湖连环十二坞的匪徒,为查天雄和沈大侠去襄阳,赢取了足够的时间。

双方客套之话咱们暂且不提,现在要紧的是怎么医治念安和紫嫣的脸,有小药仙程郁在,就有了五成把握。还有尽快要救出小侠杨沐雨。查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无双谱,无双谱不过是查捕头当年为了缉捕红梅盗慕容孤芳,而捏造出来,诱使她上钩的的东西。另外,就是要查出太原府冒充念安之人。

想到此,查捕头向和夫人一点头,二人心有灵犀多年,已联想到冒充念安之人。这人不是别人,也是他们的心尖子。两人遂决定分头行事,查捕头赶往太原府,查夫人与她的小药仙程郁想方设法为两人治脸,然后去救杨沐雨……可是查念安说,不想在父母双亲还有师父的丰满羽翼下长大,他要靠自己,救出这个刚结拜的小兄弟,也好对杨家有个交代。墨云霆听后,不住称赞,越发喜欢这个重情重义的帅气青年。

(寰迷小梦作品,请勿转载盗文)

塞马入榆关,登台忘侧寒。

中山春沥沥,歧路车班班。

鹅柳扬新媚,连村吐暮烟。

故人说檐雨,共进酒一箪。

那一日,夕阳西下,晚霞映衬着树林和草地,意图染红,可是难成正果。待到炊烟升起,正是行人赶着归家的时辰,归人不仅饥肠辘辘,五脏六腑也齐唱空鸣之歌。

此时,穆府的护院杨平策马入林,马却越来越慢,最终壮硕的马身一歪,倒头睡下了,全然不顾它主人赶路之苦。武艺高强的杨平早已下马,抚摸着马鬃,甚是奇怪。却听见前方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立时见一白衣公子向他一抱拳。

“仁兄,我的马儿倒在前面,看来大家遭遇了同样的状况,没有拦住贪嘴的马儿。”

来人嗓音纤细,矮杨平半头,虽是高瘦,但相貌堂堂,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透露着灵气和正义,显然初入江湖不久。

杨平身高八尺,鼻直口阔,浓眉大眼,忆起几年前的自己,竟也是这副某样,时刻警醒的他,顿觉此人亲切,没有什么恶意。

“感谢这位贤弟,这是怎么回事?”杨平回礼,朝白衣公子的身后望去,一匹浅棕色的马膘肥体壮,横卧在一片长草之上。

“仁兄……”公子刚一张口,杨平一摆手。

“不必拘于礼数,在下乃穆家庄护院杨平,小哥怎么称呼?”

“在下名叫应雪(映雪),顺天府人氏,你我的马匹,皆因误食了一种名唤醉马留的毒草,目前没有解药,又不能弃之,只能待它苏醒。”应雪无奈地一摊手。

杨平本是见多识广,听说过这种东西。偏偏这几年,因为一直全力守护穆府小少爷穆天霖,也就渐渐淡忘了。听应雪这么一说,才忆起来,遂对这个小兄弟刮目相看。

谈话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人就地升起一团篝火,盘膝而坐。伟岸的杨平摸着瘪瘪的肚子,竟真有些饥饿,完成了这次的任务,虽不着急赶回穆府,也该祭祭五脏庙了。小兄弟应雪很会照顾人,特地打来猎物烤了吃。令杨平意外的是,皆是比较凶猛的动物。

杨平对此人着实有了兴趣,要探探他的虚实,而这位小兄弟也十分敬仰杨平在太原府的作为。

“应兄弟看似初入江湖不久,却知之甚多,沉着应对。难道你对刀刀见血,拳拳到肉就不怕吗?”

“不怕,我虽然年纪小,但是自幼在宇文将军营下效命,见识多了,也就不怕了。”

这杨平既然是穆家庄的护院,自然是正直可靠之人。那这位应兄弟究竟是什么来路呢?他为什么胆大心细又如此老练?

请继续收看寰迷小梦最新武侠作品《血泪胭脂酿》(6)义薄云天穆家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