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鱼

不记得是多久没买过鱼了,长这么大买鱼洗鱼做鱼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三件事还是分开计算。

今天是和家人去买鱼,是我没去过的鱼摊,当然我去鱼摊的次数也少得可怜,下午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温度有点低。是两位老人的店,门口两个长方形的小水池里养着两种不同的鱼,一种是鳊鱼,我认识,还有一种不知道是叫草鱼还是鲩鱼什么的,反正我总没分清过。

鱼都还是活着,看起来还可以,门口的这种小水池是临时装鱼的,我看到店内有两个大一点的高一些的水池,估计也是养鱼用的。

怕杀鱼的时候有血星溅起来,我站在外面边上,老婆婆在旁边冲地,临近天黑,可能也是打算收摊了。我只买过鳊鱼,有时也会让店主帮忙杀一下,今天不买鳊鱼,买的另一种,大一些。

老爹爹穿着一双高筒套鞋和长雨衣,动作很麻利,拿着渔网到店内的水池里捞了两条鱼过来,丢到外面小水池里,其实我也没看明白为什么要从里面捞两条出来,本身那个小水池里都还有鱼的。

放进去之后,老爹爹捡起了旁边的一根小木棒,开始寻找目标,可能是看中了一条合适的,刚捞出水面就是当头一棒,敲得我心里一颤,有血从鱼口里流出来,没敲死,扔到地上又敲了两棒,我虽然吃鱼,每次看到杀鱼的过程却也是有点害怕,有一种杀生的罪恶感。

鱼死了,老爹爹开始刮鳞,才发现刮鳞的东西像是自制的电动工具,原来现在杀鱼也这么先进了。

因为要做鱼片,让老爹爹帮忙处理一下,看老人的样子也是轻车熟路,刀工相当的好,随口问起老人卖鱼多少年,旁边的婆婆说,从21岁卖到现在62岁,不觉一声惊叹,原来卖鱼都已经卖到了退休的年龄,可是却仍在不辞劳苦的继续做着,也许是为了家人,也许是不想闲下来,不管怎样,都挺佩服这两位老人的,毕竟卖鱼也是很辛苦的,总泡在水里,冬天非常冷,每天还不知道要杀多少鱼。

记得以前买黄鳝鱼的时候,那鱼虽然身上刺不多,但是杀鱼的时候很容易被主刺戳到,也是会让店家帮忙杀一下。想想店家每天不知道杀了多少鱼,手上难免会经常受伤吧。

这些鱼杀起来快,也简单,见过最血腥的应该是杀鳝鱼了,早在十岁以前,我就见识过我妈杀鳝鱼,我妈是个相当聪明的人,什么事情到手上都能做,夏天的时候爸爸曾经用笼子在田边水沟里捉过一些鳝鱼,拿回家,我妈把鳝鱼杀了,用腊肉和腌菜炖了大家吃。

现在想来,我似乎也说不了那么详细,只记得杀鳝鱼的时候,用的是一块木板,木板上头会钉一个钉子,钉子尖的一头好像是朝上的,捉一条鳝鱼,把头按到钉子上,顺着拉下来,鳝鱼就开膛破肚了,取出里面的内脏,就算完了。

也许是因为过于血腥,我妈也不太能接受,她只做不吃,那几年之后,自己家里就没有再捉过鳝鱼,有其他人家里办酒要用,也都是在外面买了,甚至可以在外面让人杀好。

而我偶尔看到卖鳝鱼的摊前,摆着的那块沾满血的木板,心里也是一阵不舒服。心里总会想,杀生太多,会不会有什么不好。

索性这些都与我无关,我不会做,更不会杀,小时候家里连鱼都不让我帮忙洗,因为有一次帮家里洗鱼,一条鱼洗了半个小时还没洗完,家人还以为我掉池塘里了。。。其实我是连鱼肚子里的那层黑色细皮一丁点都看不过去。

走神间,一条鱼已经弄好装袋了,我爱吃鱼吗?可能也并不是多爱吃,我喜欢的应该只是有味道的鱼汤而已,就像微辣的煮鱼片,我反而更爱吃里面下的青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条大鲤鱼在水池旁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那是垂死的挣扎,无力的张着嘴,卷曲着鱼尾。离开了生命的水,活着不过是等待死亡...
    荭樺阅读 220评论 0赞 1
  • 杀死一条活生生的鱼,要多久。现在只用两分钟。我还是不太熟练,也不求甚解,更无心钻研。我杀的鱼不外乎几种~鲤鱼,...
    不携一片云阅读 258评论 0赞 5
  • 小时候的作文中老师会让大家写第一次..... 现在我想写第一次杀鱼。 说到杀生,一般可能联想到的词是血腥暴力。 说...
    noone2阅读 543评论 0赞 0
  • 我喜欢吃鱼,而且从小喜欢吃新鲜的鱼,但是我不喜欢杀鱼,然而就在这一刻,我却不得不亲自杀鱼。 这些鱼是弟弟从老家那口...
    一米阳光见悠然阅读 168评论 0赞 1
  • 编辑:天明 《用尽瞳仁里的最后一丝黑色》 一颗潮湿的核仁,深陷 你眼里的树荫,有多少阴影 在石英的回廊里,沉睡 一...
    牧明阅读 257评论 0赞 3
  • 或许以后的我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就像当初喜欢上你一样,也或许除了你,我再也遇不到能让我感受得到心跳的人,到最后只能把...
    海边的猫阅读 972评论 0赞 0
  • 最近感触很深,从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已经5年了,正式工作已满五年了。有悲有喜,有忧有愁,总想记录点什么,但又不知从何...
    董阮建阅读 480评论 7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