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如画江山被血染(叁)

【曲未终,人已散】

在封妃典礼上,我第一次见她,那么温柔,小鸟依人的模样令人心疼。

可惜,她是妖。

典礼在阵阵烟火中结束,我看着漫天烟火,想起了你曾赋我的那一场盛世烟花,感觉自己好凄凉,独自回宫。晚上,她来找我,不过是为了炫耀她的幸福。我只是安静的弹着你最喜欢的《倾天》,用你送我的血筝,不曾抬头看她。

她生气,毁了你送我的血筝。

这是你送的,它承载了大家太多欢乐,我都舍不得让别人碰。如今,却被她毁了。轩歌,要是你知道了,会不会难过?

我抬头,看着她,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有着多嗜血的表情,她后退了,声音颤抖的说,“你.....你想做什么?”

我朝她一步一步走去,她一步一步后退,眼里都是惊恐。靠在了门上,我转过身,淡淡地说,“滚出我的倾烟殿,别再让我见到你。”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转过身,冷冷说,“别让我说第二遍。”

她慌忙跑出去,花容尽失色。

我说,“你若敢伤轩歌分毫,我定诛你。”我知道,她听见了。

我看着毁坏的血筝,想着你曾经说的话。这个房子,充满着大家的回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

?

【你的狠心,让我死心】

我独自站在窗户旁,窗外月光皎洁。

很多年前的这一天,我在长安梅林遇见了你。我想,假如当初没有去梅林,没有在人群中看见你,没有一看见你就舍不得移开目光,没有点头答应你,没有任你带我走,今天,该有怎样的结局?我想不出来。

门外嘈杂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回头便看见了你,还有身边梨花带雨的她。

她哭着说是我害死了你们的孩子。

我不看她,也不说明,只是看着你,我只在乎你是不是相信。

你愤怒的看着我,说,“江珊,没想到你的心竟毒如蛇蝎,枉我如此疼爱你。”

“轩歌,我没有。”我还抱着最后一丝希翼,因为我听见她叫你王,而不是轩歌。

你挥手打断我的话,宫女便呈上一把匕首,我认得,这是我赠予你的,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流光。我看着你,突然就笑了,说,“我是蛇蝎美人,哈哈,轩歌,你可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不等他回答,我继续说,“可我记得,记得很清楚,我说过,你若负我,血染江山,我还说过,背叛我的代价你付不起。”

“江珊,那是我的孩子,我的亲骨肉啊,你让我如何原谅你?”你几乎是吼出来的,抓起流光,向我走来。

当流光刺入我的心脏那一刻,我终于死心,终于明白,原来,我和你,不过笑话一场。我将匕首拔出,任血滴在青花地板上,开出朵朵血莲花。

“你说,我害死了你的孩子,你可有证据?司徒轩歌,你可是亲眼看见我害死了你们的孩子?为什么连个说明的机会都不给我?你口口声声说此生只爱我一人,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我几近绝望的说出这些话。

她很聪明,拉着你走出殿外,不给你任何思考的机会,她说,“王上,你醒醒,是这个女人杀死了大家的孩子,快,放火烧死她!”

你下令,放火烧毁倾烟殿,烧毁大家所有的记忆,也要我葬身于此。

?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我站在火海中,看见你身边的她,笑颜如花。

你不知,她亦不知。我本身为神族凤凰,这次的火,是我入凡历劫的结束,是助我重回神界的阶梯。

只是轻轻一掌,就让你身边的她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记忆中舒谚的话在脑海回荡,他说,“澈公主,你只有亲手杀了背叛你的人,才可以拯救整个神族。”

琥珀色眼眸里充满着惊讶和恐惧,“轩歌,你说过,你若负我,血染江山,我也说过,背叛我的代价你付不起。”

说罢将火势蔓延到整个皇宫,整个长安城,我遨游于上空,看着这一切化为灰烬,包括你,我曾深爱的你。

我抬头,看见西方天空出现了凤凰族的銮驾。

我知道,我的劫数已过,凤凰族的劫数已过。

我知道,在踏入凤凰族领域的时候,关于尘世的所有记忆,都会消失,我依然是凤凰族公主,也是凤凰族将来的王。

我走上青玉梯,来到玄澈宫,我看见王位上的父王和母后,他们比我走之前更憔悴,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我,他们最疼爱的小女儿——冰澈。

我单膝跪地,说,“父王,母后,澈儿回来了,你们的小澈儿回来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